<sup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sup>
<acronym id="ewqu0"><center id="ewqu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acronym>
<rt id="ewqu0"><xmp id="ewqu0">
<acronym id="ewqu0"><center id="ewqu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acronym>
<rt id="ewqu0"><optgroup id="ewqu0"></optgroup></rt>
《絕代戰皇》(全文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石落

絕代戰皇

時間:作者:風云動來源:zzy

絕代戰皇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此小說是由作者風云動寫的關于主角石落的故事:這朗朗乾坤大道,束縛的只是那無用之人,我既為人,我便是要掌天地大道,逆著乾坤秩序。一代戰皇奇異重生,攪動九州風云,破萬古封印,闖蕩萬千世界。...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絕代戰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8章 大虎發難

“我這開天斧可是花了五千靈石從你們這里買的?晌矣昧诉沒有半月就報廢了。你看看我動用靈力根本無法催動他。我這還有你們給我開的收據。你現在倒好一句我們不退貨就把我打發了。我找誰說理去啊。”

大漢爆喝著,粗壯的臂膀肌肉凸起充滿了霸道的力道,說話間手臂伸出直接將那小斯掂起。

“我告訴你,今天你不給我換也要給我換,難不成認為我王大虎好欺負不成,你也不出打聽打聽我黑虎雇傭團名聲,弄不好我把你這里給拆了。”

王大虎顯然不好欺負,但更為確切的說不知著天寶閣的底細,看著王大虎動手人們暗暗搖頭的同時也露出一絲的好奇,倒想看看這天寶閣到底是不是真的想傳說中那樣有底蘊實力。

“大哥,你放手,我們是不退貨,但是我可以找我們的管事的給你看看,說不定就修好了。畢竟當初著開天斧也是我們收購過來在販賣給你的,若像你這樣一出毛病我們就退貨我們天寶閣就沒法做生意了。”

小斯也不惱,依舊面帶微笑的解釋著。這份專業精神到讓石落眼前一亮。

“好,若修不好我再拆你的店也不遲。”王大虎大手一松,小斯踉蹌后退,看著眼前的壯漢神色略有些畏懼。

“去,快去找名老。”小斯連忙喊道。不久人群中漸漸開出一條路,隨后走出一老者。遠遠觀望的石落在看到那人時微微一愣,露出一副沉思之色。

來人年歲六旬左右身穿一青衫,但那個頭卻只有一米高矮,活活的是一個侏儒。但這不是重點,最為重要的是在看到對方的時候石落心中驀然一陣悸動,無論如何自己神魂如何感知卻始終無法知曉他的修為。這種情況一般只有兩個解釋一是對方是普通人,二是對方修為高深,已經超出了神通境界。在著天寶閣中能夠被稱為名老的人又豈是凡人,那唯一的解釋便是后者。

石落雙眼微瞇精光閃爍注視著對方,而那名老似乎也察覺到石落的目光一般,轉頭與石落對視隨即微微一笑,神色和藹溫煦中帶著賞識,這讓石落著實一愣。

“名老您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斯連忙將開天斧遞到對方面前,神色恭敬中帶著些許畏懼。

“老頭,你可給我看好了。否則的話我不僅把你著店個砸了還要把你著小侏儒給當蔥插地上。”王大虎冷言威脅到。在蠻獸森林闖蕩數月他們黑虎雇傭團也是打出了名聲,在著青城中除了那三個大佬外還真的沒有讓他們有所畏懼的。今日只要不是天寶閣閣主出面他有信心掌控這里的局面。

“客觀別著急,我給你看看”名老也不惱,微微一笑安慰的說道。此時石落已經走近,靜靜的看著名老的動作。

“咦?”名老來回翻弄著手中開天斧,從頭到腳,然后在從符文再到材質都細細查看了一番,甚至還用靈力催動用神魂感知,但那開天斧卻依舊毫無動靜,仿佛就是一凡品。

隨著時間的推移名老原本灑脫淡然的神色漸漸被肅穆陰沉所取代。

“不可能?這開天斧沒有問題啊。但為何不能催動。”名老低聲訥訥的說這,自己到也不懷疑著開天斧是贗品。因為這材質和符文都能證明著的確是一把靈器,但是為什么不能用靈力催動呢。

名老百思不得其解,神色也是漏出焦急之色。若自己不能解決著問題著不是砸了我天寶閣的牌子嗎?

“你這老頭到底是怎么回事?行就行,不行就拉倒。怎么這么墨跡?”王大虎漏出不耐煩,罵咧咧的說道。

“嘖嘖,沒有想到連名老都不能解決,高價買了一個賠錢貨,要誰也不愿意。“

“是啊 ,我看還是退貨吧。”

人群中議論紛紛,顯然對于王大虎的遭遇感同身受,畢竟身為雇傭兵以及冒險者,職業本身就充滿了危險性,若手中的靈器關鍵時候無法保護自己,要它還有何用?

言語雖然不算過激但落在名老耳中依舊刺耳,要知道天寶閣一直以質量上乘,價格合理為宗旨,今日事情若傳揚出去損失是小,壞了天寶閣的名聲是大。畢竟一個收售質量有問題的天寶閣無法讓人信服。

“這位壯士,恕我眼拙,這靈器卻是沒有任何的問題,但至于為何無法催動,我卻始終無從得知。”名老內心苦澀,雖說不甘但卻又無可奈何。這開天斧各方面沒有問題,的確是當初天寶閣銷售出去的那把,再看這王大虎也是一個坦坦落落的漢子,也不像那種故意碰瓷之人,再者說了在這青城誰敢在天寶閣碰瓷。

為難啊。名老滿臉黯然之色。

注視著一切的石落眉頭一皺,高挺的鼻子微微一嗅,臉色微微一沉似乎在思索什么,但下一刻嘴角輕揚間露出一絲的微笑。

身軀一步跨出,便是來到人群前方,掃過眾人便沉聲說道

:“在下不才,但對靈器之道倒有些研究,不如讓晚輩看看這開天斧。”

石落的話音不大但瞬間在人群中掀起了巨浪,看著臉龐陌生且稚嫩的石落,眾人心中微驚同時露出鄙夷之色。天寶閣名老都無法解決的事情,你著黃毛小兒能解決的,真是笑話。

第9章 巧妙解惑

“小輩,趕緊退下吧,這不是你玩耍的地方。”

“無知少年,名老都無法能明白,你著黃口小兒也敢在此大放厥詞。”

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這但無疑對突兀冒出的石落很是反感,裝逼也不帶著裝的,真的以為你是什么靈器大家不成。

“哦,你能找到毛病所在?”

本就是強抑著怒氣的王大虎神色一緩,很是好奇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少年神色灑脫自然卻帶著同齡人少有的內斂與沉穩。那一雙黑眸似黑夜,深邃中帶有無窮之意,讓人看不透摸不著但卻讓人莫名的感到信服。

“不試過又怎么會知道不能?”

石落笑說道。

名老抬頭看著石落,當初第一眼自己就隱隱感到著少年不簡單,不僅僅是身上自然散發出的那種霸道但卻儒雅溫和的氣息更是為重要的是那眼神,似大海般似乎無論多大的風暴但終究在他眼中回歸于平淡。

這是誰家的少年?怎么一直沒有見過?見到石落站出名老心中一松,不由浮出疑問。這也難怪,前身石落正式出入煙花場所。對著天寶閣那是敬而遠之的。這小子在這天寶閣威名不顯但是走到煙花巷的話恐怕整條街的人都認識他。

“那就麻煩少年看看。”

名老面帶微笑,但那矮小的身材加上那老者的形象讓這本是善意的微笑多出了一絲的滑稽,引來眾人暗中發笑。但名老依舊風輕云淡的神色絲毫沒有因為眾人的嬉笑而又絲毫的變化。石落將一切看在眼中,心中也不由對老者的豁達感到敬佩,人生悱惻,能做遇事不驚坦然處之的又有幾人。

石落接過開天斧,輕撫斧面,慢慢調動靈力催動。雙眸緊閉散出神識默默感受著靈力流通路徑。旁人不懂只道著石落故弄玄虛,看石落的眼神越發的鄙夷。

唯有名老神色微微一變但隨即恢復過來,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這少年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料。若剛才自己還以為這少年故意出來博得眾人眼球,那么現在名老心中開始認可這少年,但至于能否解決這開天斧的問題則是另一回事。畢竟著少年所施展的也是剛才自己做的且自己并無發現異常。

靈器,因有靈才能成為靈器,修士一般催動靈力直接灌輸靈器之中從而引發靈器中符文的振動,進而發出強橫的攻擊。對于靈力到符文的振動的每一個環節都是至關重要,石落現在做的便是依靠神魂探尋靈力行走脈絡,從而找出問題所在。

“少年可曾發現問題。”見石落收攏神識,名老面帶笑意的說道,隱隱中也有要看石落笑話的意思。

“名老所言非虛,著開天斧并無任何問題。”石落如實答到,手握的斧頭卻放在鼻子出微微一嗅,神色露出了然之色。

“這還用你說。誰都知道。”

‘少年,你這樣不道德的啊,這不是明顯的跟風嗎?”人群中漸漸開始對石落的征討。

“但這斧面有問題。”石落話鋒一轉,頓時眾人的議論壓制,看著石落眾人不明所以,只有名老眉頭一皺似乎陷入深思之中。

“我來問你?’石落轉身看向王大虎。

“你這開天斧可曾擊殺了過一條七彩蝮蛇,而且你這斧頭碰巧沾染了這蛇膽中的黑汁。”

王大虎露出回憶之色,自己擊殺滿手無數,數不勝數。但隱隱中似乎是擊殺了一條蛇,而且那蛇膽的黑汁沾染了開天斧,為此自己還大發雷霆。若不是石落提起自己恐怕都要忘記了。

“這倒是,我的確殺過一條蛇,而那蛇膽的確沾染了斧頭。至于是不是七彩蝮蛇我卻不知。”

王大虎如實回答。

“那我再問你,那天烈日當空異常炙熱,但隨后定時突降暴雨。你還淋濕了全身。”石落微微一笑再次問道。

“你咋知道?難不成你當初跟在我后面。”王大虎神色猛然一變,因為蛇膽的事情自己也記起當日之事,心中懊惱,F在竟然讓這少年如實說出,怎么能不震驚。

“我可沒有那閑情雅致,在蠻獸森林中跟著一個大漢子閑逛。是你的斧頭告訴我的。”石落微微一笑,解釋說道。

“怎么可能?”

“這也是我要告訴你的,你的斧頭沒有任何的問題,有的只是著斧面。七彩蝮蛇性屬寒但卻喜陽。每日必沐浴烈日兩個時辰,久而久之皮膚吸收陽光中七色,故而成七彩之色。但陽光細分的話又豈止有七色,剩下的七彩蝮蛇無法吸收變聚集于蛇膽之中,久而久之形成黑汁。”

“還有這樣一說?”

聽著石落侃侃而談,眾人露出頓悟之色。

“這黑汁無毒但若與陽光爆曬并受到無根水的調和的話變成了最為污穢之物,靈器只要沾染一點便會失去所有功效。”

“這怎么可能?我怎么沒有聽說過?”

顯然對于石落的說辭眾人露出不解之色。

“怎么,大家不信?”石落玩味一笑,看來不拿出真本事,你們依舊會認為本皇是在忽悠。石落也不急。直接反問道。

第10章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一試便知,這七彩蝮蛇雖然為污穢之物但也并非沒有克制之法。你只需取一煲滾的油鍋,將開天斧反復轟炸一個時辰便可以將這污穢之物除去。”

“此言當真?”王大虎大驚,說實話自己心中早已經被石落說動但看著少年明明還是一個孩子,卻又不由生出質疑。

“來人架鍋熬油、”一旁的名老可不管這些,石落所說自己隱隱在一秘典中看過,但內容不盡詳細。今日被石落一提起猛然響起。即是如此何不一試。

看著少年身影,名老心中一動,說不定還真的被他給說中了呢,這件事便被輕易的化解。

須臾片刻,油鍋翻王大虎將開天斧放入,短短片刻之間那鋒芒閃爍的斧面之上隱隱散出黑色污物,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污物越多?吹竭@一幕,人們才真正相信石落所說。

“哈哈,好。好個少年郎。你這個朋友我王大虎交定了,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找黑虎雇傭團。”碩大的手掌狠狠的拍了下石落。隨即轉身拿起開天斧揚長而去,看著王大虎背影石落搖頭苦笑但心中對著王大虎卻生出些好感。直來直去是條漢子。

“好了,好了事情已經完了,大家還是散了吧。”

名老笑道,將圍觀的眾人打發離去。但依舊有數人看著石落,心中暗暗思量著少年郎是誰家的才俊。小小年紀有如此見識不簡單啊。

見此石落也打算離去,當初之所以出手也無非是動了惻隱之心,畢竟天寶閣無辜辱沒了名聲而那壯漢更是無數錢財打了水漂,讓自己心中心中不忍,況且解決這問題對于自己來說只是小事一樁。

“少年請留步。”名老小步慢跑急忙攔住石落?粗矍暗睦险呤浣z毫不敢托大。

“不知名老還有什么吩咐?”石落問道、

“這次多些少俠幫忙,還不知少年姓名,無論如何都要報答一番。”名老誠聲說道,這是實情,今天多虧了這位少年,無論如何自己都是要表現一番的。

“小事一樁何足掛齒,不敢奢求報答,至于姓名嗎?我姓石名落。”石落略一思量便是回到,眼見老者不簡單,或許別人看不出來但絲毫不影響自己示好決心,畢竟在青城中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要好。

“石落,怎么這么熟悉?”名老低聲說道但仔細想了一遍卻有找不到任何相關記憶。

“無論如何都是要謝謝石落少俠的。若不嫌棄,請到樓上一聚。”名老熱情的說道。聽聞石落神色一愣,自己怎么沒有想到因為這樣的一件小事便讓名老相邀,看著眸子深邃的名老石落略有頓悟,恐怕有什么事情要給自己說吧,不然的話又何必做如此低姿態。好,我到要看看你要干什么。

況且在著天寶閣中自己說不定還真的需要他的幫忙。

“那就叨擾了。”石落微微躬身謝道,隨后緊跟對方身后,朝著樓上而去。

但還未等石落走到二樓,一道曼妙而又火辣的身影陡然出現在正前方,還未等石落細細品味。對方水嫩白皙的臉龐在看到石落的剎那噌變的通紅,美眸閃爍靈動誘人但下一息卻似火焰升騰。

“流氓敗類,你還未死。竟敢還出現在我的面前,找抽。”

嬌喝暴起,少女火紅衣衫跳動同時俏臂一揮,一生脆響緊隨,只見一道油紅的巨變似火紅巨蟒陡然朝著石落的門面砸來。

《絕代戰皇》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淫聲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