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sup>
<acronym id="ewqu0"><center id="ewqu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acronym>
<rt id="ewqu0"><xmp id="ewqu0">
<acronym id="ewqu0"><center id="ewqu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acronym>
<rt id="ewqu0"><optgroup id="ewqu0"></optgroup></rt>
《霸氣總裁暖寵妻》(全文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蘇簡嫵顧容琛

霸氣總裁暖寵妻

時間:作者:兜兜里有元寶來源:zzy

霸氣總裁暖寵妻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此小說是由作者兜兜里有元寶寫的關于主角蘇簡嫵顧容琛的故事:她被人叫成私生女,突然一日又被曝出私生子來!名聲跌到谷底,忽然萬眾矚目的男人說要娶她,不介意她的私生子強勢逼婚。孩子身世成謎,男人卻不在乎的沉穩拉弓結網,把女人圈進在自己的范圍之內,他只要讓她明白,她的男人自此以后,只有他一個!...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霸氣總裁暖寵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8章 天才小寶

“你、你……”李淑月氣憤不已,“你竟敢這么囂張,你爸現在不在家,看我怎么教訓你,來人——”

她大聲叫來保鏢,指著蘇簡嫵厲喝命令,“給我好好教訓她。”

“誰敢?”蘇簡嫵往后退了幾步,直接退到陽光,冷然開口,“你們今天誰要敢動我,我就從這里跳下去。”

保鏢們面面相覷,遲疑著不敢上前。

蘇簡嫵目光森冷,冷冷的看著李淑月,“我要是有事,你兒子也別想活。”

李淑月大驚,不禁有些害怕。

“媽,你別聽她的……”蘇卿枚咬牙,恨不得讓人當場將蘇簡嫵打死。

“不行,你弟弟還在醫院等著她去救呢。”李淑月念及兒子,不能不有所顧忌,“看好她,把門鎖起來。”

李淑月憤恨不甘的帶著蘇卿枚離開。

蘇簡嫵繃著的臉色,終于松下來,知道沒人,她頹然坐倒在房間,掩面無聲落淚。

小寶,我的孩子,你到底在哪里?

“哇,小寶,你能不能手下留情啊。”

顧容琛剛走進家門,聽到的就是白承驍的大呼小叫的聲音。

他不禁蹙眉,看著房間里,扔了一地的變形金鋼之類的玩具,仔細一看,竟然都是組裝好的,還有不少拼圖。

小寶正盤著腿,似模似樣的坐著和白承驍打游戲,那么小小的一個人, 即使是在玩鬧中,臉上也沒什么表情。

反倒是白承驍一個大男人,倒跟個孩子一樣,玩個游戲也緊張的上躥下跳,看起來十分吃力。

“不行了,這小寶貝到底是誰家的孩子,太逆天了。”見他進來,白承驍叫苦不迭。

玩了一下午的游戲,他居然只贏了開頭兩局,之后一直沒贏過,說出來實在太丟人了,說實話,他還沒有見過這么聰明的孩子。

小寶看到顧容琛回來,立刻扔了游戲手柄站了起來,直接走到他身邊,乖乖站在他腿邊,那種自然而的親近和依賴,不禁讓白承驍有些眼紅起來。

顧容琛唇角微彎,只覺得心里說不出的熨帖,這種感覺很奇怪,前所未有。

“嘿,小沒良心的,我今天可是陪了你一整天,你怎么一見到他回來,就不要我了。”白承驍氣笑著看他們倆,“你該不會真是他兒子吧,不然怎么跟他那么親。”

顧容琛掃他一眼,沒有說話。他看著滿地的玩具,眼神微滯。

“這孩子真是天才。”白承驍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連連驚嘆,“打游戲、裝玩具、玩拼圖,只要是玩的都是一流,太厲害了,阿琛,這孩子簡直就是一個天才。”

小寶沒什么表情的看著他,淡定的幾乎不像是個孩子,顧容琛也有些意外,不禁笑了笑。

“我的天。”白承驍見小寶這副樣子,不禁扶額,“這么可愛的孩子,怎么就是不愛說話呢,阿琛,你知道我心有多累嗎?整整一天,這孩子只跟我說過一句話,‘餓。’”

還只有一個字,打游戲還被他虐得不得,白承驍無語望天。

顧容琛點點頭,自然而然的牽起孩子的手,沒什么表情,“出去吃飯。”

他丟下一句,一大一小牽著手走了出去。

白承驍不禁望著他們倆的背影,不禁腹誹,“他們這樣子,說不是父子誰信吶。”

可他也知道,顧容琛一向潔身自好,他沒結過婚,身邊也沒有女人,哪里來的孩子。

吃完晚飯,顧容琛耐著性子,再一次問小寶他住在哪里,他父母叫什么。

小寶只有三個字,“不知道。”

顧容琛摸摸他的小腦袋,從沒有這么好脾氣過,“你好好想想,想到什么再告訴我。”

他撿到小寶,帶他回家的當天晚上,就讓助理去報了案,卻一直沒有消息。

顧容琛覺得小寶看起來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孩子,說不定他的家人找不到他,正在著急,有心想要送他回去,卻因為不問不出任何關于他家里人的信息,根本沒有辦法。

而在蘇家,被關在房間無法出去的蘇簡嫵,急得五臟如沸。

夜涼如水,蘇簡嫵站在陽臺上,望著沉沉的夜色,眼里布滿了血絲,半點睡意也無。她垂眸往樓下看去,咬了咬牙,恨不能直接從樓上跳下去。

但,她不能……

“不,我不能有事。”蘇簡嫵喃喃著,眼里閃過一絲痛楚。

她要是有事,她的小寶該怎么辦呢?

蘇簡嫵頹然坐回床上,眼神呆滯,心亂如麻。手機被蘇成武派人搶走了,她無法聯系白景黎,也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找到小寶。

一想到小寶,蘇簡嫵心口一陣絞痛,蒼白著臉色,落在身側的手下意識收緊,身下的床單被她揪住一角,死死攥在手心。

倏地,她眼神頓住,垂眸看著被捏在手心的床單,已經皺的不成樣子,幾乎沒被她扯破。

蘇簡嫵眼里掠過一絲亮光,她有辦法了。

床單被撕成條狀,蘇簡嫵將它們擰成一股繩,一頭用力系在房間的床腿上,她拿著另一頭,不假思索的來到陽臺,丟了下去,目測了一下距離。

她估算的差不多,繩索能垂到一樓的位置,蘇簡嫵咬唇,管不了那么多,攀著繩索就往下爬。

她爬到二樓下方,吊在半空中往下看,還有一層樓的距離,手里抓著的繩索也快到頭了。

沒有猶豫,松開繩索跳了下去,她不能再等下去,她必須要去把孩子找回來,她等的都快瘋了。

“嘶!”手用力往下一撐,以減輕跳下來的巨大沖擊力,饒是這樣,腳踝處還是傳來一陣劇痛,蘇簡嫵倒吸了一口冷氣,立即噤聲。

她忍著痛,努力站了起來,手上都是泥土和草屑,蘇簡嫵深吸一口氣,幸好樓下是草地。不能再耽擱了,趁他們還沒有發現之前,她得趕緊離開蘇家。

“阿嫵,你這是怎么了?”

蘇簡嫵強撐著打車來到白景黎的家,此刻,再也支持不住,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白景黎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怎么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

第9章 醫院撞見

蘇簡嫵知道,她現在看起來一定很狼狽,不禁苦笑,眼里有說不出的恨意,“蘇成武不讓我報警找小寶,他把我關在家里,我現在才逃出來。”

“難怪我一直沒打通你電話。”白景黎既憤怒又心疼。

“小寶呢,還是沒有他消息嗎?” 蘇簡嫵眼圈泛紅,顫聲問他。

“……進來再說吧。”白景黎避開她的眼神,有些自責。

蘇簡嫵的心,瞬間冷了幾分,他的表情,已經回答了她。

心里一陣難受,卻沒再多問。不想讓他自責,畢竟,他已經盡力在找了。蘇簡嫵皺著眉,吃力的走了幾步。

白景黎察覺不對,下意識的去看她的腿,“你腿怎么了?”

沒等她回答,他已經彎下腰,拉起她的褲腿一看,腳踝處一片青腫。

“可能扭到了。”蘇簡嫵苦笑一聲,聲音悶悶的,帶著濃濃的鼻音,只覺得身體有說不出的疲軟,幾乎站不住。

“你發燒了。”白景黎抱住她,此刻才發現她臉色紅的不正常,伸手在她額頭一探,觸手火熱。

“我沒事。”

“還說沒事。”白景黎急了,“我送你去醫院。”

“不用了,我可能是太累了, 休息一下就好了。”蘇簡嫵搖了搖頭。

“阿嫵,別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我現在就送你去醫院。”白景黎不由分說,強行抱著她上了車,帶她去醫院。

多年密友,蘇簡嫵平素和白景黎斗嘴慣了,很少見到一向閑散的他,這么霸道沉穩的一面,有些無奈,見他鐵了心要送她去醫院,也就隨他去了。

……

“困了。”白承驍離開不一會兒,小寶便覺得有些困倦,腦袋暈暈乎乎的。

顧容琛看孩子有些緋紅的臉頰,正有幾分疑惑,聽到孩子這么說,一時也沒多想。

“睡吧。”見孩子困倦的樣子,顧容琛直接讓他回房間睡覺,他看著孩子睡下之后,便回到了自己房間。

畢竟沒帶過孩子,他沒發現小寶忽然發起了燒。小寶揉了揉眼睛,覺得口渴,便爬起來自己去找水喝。

他雖然年紀小,卻早已經習慣了自己照顧自己。跟著媽媽在蘇家的時候,總有人給他和媽媽臉色看,為了不讓媽媽擔心他,他從小就比一般孩子懂得照顧自己。

找水喝這種事情,他自己能做得到,小寶吸了吸鼻子,突然覺得很想媽媽了。

眼皮一陣一陣的發沉,他拿著水杯想去倒水喝,卻頭重腳輕的,睜不開眼睛……

砰的一聲,伴隨著重物落地的聲音在安靜的別墅里,清晰的響起。

顧容琛淺眠,聽到聲音立刻被驚醒,他走出房間查看過去,一團小小的黑影匍匐在餐廳地板上,一動不動。

顧容琛心下一緊,才開燈就看清楚那倒在地上小小的一團是小寶,水杯滾落在旁邊的地板上。

“小寶!”顧容琛立即抱起孩子,小小的身子抱在懷里,體溫熱得嚇人。

他臉色一變,這才知道孩子生病了,立刻抱著小寶,開車去了醫院。

“顧先生放心,孩子可能著涼了,有點高燒,打完針吃了藥就沒事了。”

顧容琛仔細聽完醫生的話,這才放下心來?粗〈采洗蛑c滴睡得正沉的小寶,小小的臉燒得通紅通紅的,不禁有些自責。

他早就看到孩子臉色不對,卻沒有想到小寶是發燒了。

見孩子睡得香,顧容琛讓護士照看好他,轉身離開病房去交費,剛走到收費窗口,便聽到身后傳來熟悉的聲音。

“我都記住了。”蘇簡嫵有些頭痛的看著白景黎,聲音沙。“你啰嗦的,都快趕上我媽了。”

白景黎氣笑,“乖,這是為了你好,別忘了,按時吃藥,注意休息,飲食方面這段時間不能吃辣,不能吃……”

“停!”蘇簡嫵打斷,無語的看他:“我已經記牢了,你別再開啟復讀模式了。”

“OK。”白景黎從善如流,瞇起眼露出一絲笑意,“我就喜歡看你一副不爽,卻又拿我沒辦法的樣子。”

“白景黎!”蘇簡嫵佯裝惱怒,卻有氣無力的,不過被這么一鬧,精神倒是稍微好了一些。

白景黎輕笑,扶著她往旁邊坐去,蘇簡嫵一回頭,身形僵住,呆呆的看著前面不遠處站著的顧容琛。

他怎么也在醫院?

“怎么了?”白景黎問道。

蘇簡嫵面色驚疑不定,聞言回過神來,搖了搖頭,“沒事,有點累了。”

“好,我先送你過去打針,打完針就回病房休息。”

蘇簡嫵點點頭,沒再看顧容琛。

顧容琛緊盯著蘇簡嫵,見她和白景黎姿態親密的樣子,眉心一壓,眼底閃過一絲怒意,大步朝她走了過來,攔在她跟前。

“蘇簡嫵,看到我連招呼都不打一個嗎?”顧容琛垂眸凝目,眼里壓著一團火苗。

蘇簡嫵唇角一扯,沖他點點頭,淡淡的開口,“好巧。”這便算是招呼過了,她扯了扯白景黎的胳膊,想要走開。

顧容琛眼角一抽,眸光暗沉,瞥了一眼她身邊面帶疑惑的男人,嘲諷:“是挺巧,這也是你男人?”

白景黎見他面色不善,出言不遜,眉峰蹙起,眼底泛起一層怒意,“你什么意思?”

顧容琛見狀,若有所思,了然一笑,“蘇簡嫵,看樣子他不是了。”

蘇簡嫵臉色一變,咬著唇忍著怒氣卻沒有發作,“景黎,我們走吧。”

她此刻,已經沒那個心情跟他吵對他的冷嘲熱諷,也沒心情招架。

才剛邁出一步,顧容琛一個側身,直接擋在他們面前。

“這位先生,麻煩你讓讓。”白景黎有些惱火,皺眉看著他。

顧容琛挑眉,倏地出手,一把拽住蘇簡嫵,“她是我的女人,不勞你照顧。”

觸手一陣滾熱,顧容琛驚住,這才發現她的臉通紅通紅的,和正發高燒的小寶一樣的癥狀。

白景黎不防備他突然動手,一時沒拉住蘇簡嫵。蘇簡嫵腳扭傷了,腳下沒站穩,身形一晃,跌進他懷里。

“你發燒了?”顧容琛伸手抱緊她,懷里的人體溫高得嚇人,活像抱了個火爐,不禁低聲問她。

“我不用你操心。”蘇簡嫵掙扎,卻有心無力,掙不開,不禁氣惱。

第10章 成年人

顧容琛不予理會,強行將她禁錮在懷里,轉身就走。

“放開她。”白景黎臉色難看,已經聽出他的聲音,就是上次在電話里,他打電話給蘇簡嫵的時候,聽到的那個男人的聲音。

“憑什么?”顧容琛挑眉,眼含鋒芒,面帶挑釁。

白景黎寸步不讓,“就憑她不想跟你走。”

“顧容琛,你放開我。”蘇簡嫵垂眸,心里隱隱刺痛,輕聲說道,顧容琛心里沒有她,她沒必要和他多作糾纏。

“她人都是我的了,怎么會不想跟我走。”顧容琛嗤笑。

“你胡說什么?”蘇簡嫵有些生氣。

“胡說?”顧容琛低眸看她,“用不用我提醒你,在酒店房間,我們……”

“顧容!”蘇簡嫵打斷,氣得嘴唇發顫,“你無恥。”

“我不管你曾經對阿嫵做過什么,現在她不想跟你走,請你放開她。”白景黎動怒,幾步上前,一把抓住蘇簡嫵的胳膊,用力將她往自己身邊拉。

顧容琛瞇起眼,眸光危險的看著他,抓住蘇簡嫵另一只手,冷冰冰的吐出三個字,“不可能。”

兩個男人的視線在空氣中交匯,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見他們杠上,蘇簡嫵只覺得頭痛不已。這邊的動靜,已經吸引了不少病人和醫護人員的注意,看著他們指指點點。就在氣氛緊張難堪之際,有護士匆匆走了過來。

“蘇簡嫵?等了你半天,怎么還不過去打針?”

“不好意思,我們現在就過去。”蘇簡嫵手微微用力,掙開白景黎的手。

白景黎呆住,有些受傷:“阿嫵,你……”

蘇簡嫵看他一眼,沒等他說完,跟著用力甩開顧容琛,十分疲憊:“你們慢慢吵。”

她拉住護士,“麻煩你扶我過去打針,謝謝。”

顧容琛沒再阻攔,放她離開。

白景黎充滿敵意的盯著他一會,轉身跟了上去。

顧容琛目光在他們身上轉了兩下,薄唇微抿,下意識的捏緊手里攥著的費用清單,沉著臉一言不發,轉身先去交費。

給小寶交完費用,顧容琛很快問到蘇簡嫵人在哪間病房,徑直找了過去。

蘇簡嫵一天都沒有吃東西,此時又餓又累,身體虛軟的半躺在病床上,她微微闔眼正在休息,聽到動靜,下意識的問了一句:“景黎,你回來了?”

他不是去買粥了,怎么這么快?

蘇簡嫵疑惑的睜開眼睛,卻看見顧容琛站在她床邊,正低著頭看她,英俊的臉上,帶著幾分陰沉。

“你來干什么?”蘇簡嫵別過臉,不去看他。

顧容琛眼底浮起一層陰翳,她嘴里叫著其他男人的名字,看到他又是這種表情,不禁生氣。

“不想看到我?”顧容琛俯下身,直接伸手,扣住她的下巴迫她正視著自己,目光頓變沉厲:“就這么翻臉無情?”

“呵。”蘇簡嫵自嘲一笑,“我翻臉無情?這么說,你對我有情?”

顧容琛眸光微暗,扣著她下巴的手,轉而撫上她的臉頰,盯住她額頭上,又多出來的傷口,微微皺眉,不答反問:“你呢?”

蘇簡嫵怔住。

“你呢,你對我還有感情,對嗎?”顧容琛挑眉,語氣霸道而肯定。

蘇簡嫵胸口一陣刺痛,她搖頭,面色冷淡下來,帶著幾分疏離。

“沒有了,我對你……早就沒有感情。”

或許從始自終,都是她一廂情愿,他從沒有愛過她,現在又憑什么問她,她對他是否還有感情。

她蘇簡嫵就算愛他,也絕不允許自己愛的這么卑微下賤。

“撒謊!”

“事實!”蘇簡嫵推開他的手,咬唇看他,針鋒相對。

兩人之間的氣氛再次緊繃起來,顧容琛眼里燃起一簇火苗,定定的看著面前倔強的女人,徹底被她激怒。

“事實?那好,就讓我親自查證一下,什么才是事實!”

話音一落,男人伸手再次扣住她的下巴,低頭重重吻上她的唇。

“顧……唔……”蘇簡嫵透不過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抬手就去打他。

顧容琛轉而扣住她的手,蘇簡嫵本來就沒多少力氣,這么一折騰,無力的抵抗,反倒像欲拒還迎的糾纏。

顧容琛倏地停下動作,望著她目光深沉,“對我沒有感情,那為什么會有反應?”

“……成年人罷了。”蘇簡嫵喘息著,猶不低頭,冷硬的回他。

“呵。”顧容琛湊近她,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耳際。

“這么說,你需要我?”

“你……”

病房的門突然被打開,白景黎提著吃的,匆匆走了進來,“阿嫵,我回……”

聲音戛然而止,白景黎身形僵住,呆呆的看著病房里靠在一起的兩個人,那情形有說不出的曖昧。

他心里涌起一陣強烈的酸澀感,臉色僵了僵,很快恢復正常,“我給你買了肉絲粥回來。”

蘇簡嫵倉惶之下,連忙推開顧容琛,尷尬而無措,“哦, 謝謝。”

顧容琛直起身,負手而立,好整以暇的看著她,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

“跟我不用這么客氣。”白景黎無視顧容琛,徑直走到她床邊,把粥遞給她,“快趁熱吃。”

蘇簡嫵剛伸手去接,顧容琛便伸手接了過去,坦然的坐在她床邊,不廢話:“我喂你。”

白景黎面色一點一點的垮下去,再也掛不住,下意識的去看蘇簡嫵,她有些無措和窘迫,瞪著那個男人,有些無奈,卻絕不是生氣憤怒的樣子,心里便是一沉。

蘇簡嫵還沒來得及開口,顧容琛已經舀了一勺粥,吹了吹,直接送到她嘴邊,眼神向她示意。

“我可以自己吃。”蘇簡嫵下意識的避開他有些灼熱的眼神。

“我喂你。”顧容琛還是那句話,霸道而執著,絲毫沒有讓人回絕的余地。

《霸氣總裁暖寵妻》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淫聲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