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sup>
<acronym id="ewqu0"><center id="ewqu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acronym>
<rt id="ewqu0"><xmp id="ewqu0">
<acronym id="ewqu0"><center id="ewqu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acronym>
<rt id="ewqu0"><optgroup id="ewqu0"></optgroup></rt>
(逆天神訣)在線閱讀-林逸飛逆天神訣最新章節

逆天神訣

時間:作者:格格喵來源:SC

(逆天神訣)在線閱讀-逆天神訣林逸飛最新章節免費閱讀小說作者格格喵寫的關于林逸飛的小說精彩章節試讀:機緣巧合之下,林逸飛習得了不必修心的逆天神訣,修為如同坐火箭一般節節攀升,而更加逆天的是,陰差陽錯之下,他竟然又獲得了妖族之王五彩神龍的至高傳承。隨便收小弟的傀儡術,吸他人能量為己用的獻祭術,讓對手虛弱的虛弱術,凝結分身的幻影術,還有無限精彩,盡在無極劍仙!...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逆天神訣》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十六章歷練

  修真無歲月,轉眼間,林逸飛來到修真界拜在清風閣門下已有五年了。

  五年來,林逸飛已經穩固了自己現今的境界,而大多數的時間要不就是陪著韓雪兒在清風閣閑逛,要不就是聽韓雪兒講修真界的情況。有美人陪伴,林逸飛的生活倒也輕松愜意。當然,他也沒有忘了修煉,在練成了蒼穹訣的內訣之后,他便已經開始了蒼穹劍訣的修煉,只不過蒼穹劍訣屬實太過深奧,五年的時間,第一式的劍式他才剛剛練了個皮毛。

  在這五年里,林逸飛對自己的蒼穹訣也有了更深的了解,借助其對心境修為要求不高的特點,林逸飛并沒有完全按照清風散人教他那樣一味的穩定境界,而是不斷地積累著,如今,他體內的寶塔已經完全凝實,證明他已經進入了養器期。

  根據創建蒼穹訣的神秘老者的記憶,養器期就是積累靈氣,使所養之器愈加凝實,直到其由透明變白,也就進入了度劫飛升的階段。而這一時期對應的修為層次,劃分的卻并不明顯。林逸飛寶塔初成,想來也就是剛剛進入出竅期的門檻兒。不過,林逸飛的情況又有所不同,因為他體內形成的寶塔可并不是全由修真界的靈氣形成的,其中可是還參雜了那把綠色小劍的能量在里面的。所以,林逸飛現在到底應該算是什么層次,他自己都說不好。………

  清風閣閣主密室。

  清風散人正襟危坐,而他的下方正站著一個俊朗的年輕人,無論長相還是氣質,絕對都稱得上上上之選。這個人正是林逸飛。

  這五年來,林逸飛發生了翻天復地的變化。本來冷冰冰的他,在韓雪兒的影響之下,已經不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而是變得活潑開朗了許多。

  “逸飛,今日為師叫你過來,是有件事和你商量。”看著下面的林逸飛,清風散人在心底暗自點頭。記得當初第一次見到林逸飛時,他還是個剛剛凝結金丹的菜鳥,而且受傷頗重,其狼狽模樣,屬實不堪入目,可短短的五年時間,他卻由當初的毛頭小子變成了現今的偏偏公子,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修為。

  五年來,每每想到當初自己的這個小弟子莫名其妙地突破到元嬰期,清風散人都有種心驚膽顫的感覺。不過好在林逸飛雖然到了元嬰期,卻并沒有出現心境不穩的現象,這才讓這位閣主大人安心。而那次之后,清風散人也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非常之人自有非常之事,這個小弟子,似乎有著自己的一套線路。

  “師尊請講,弟子洗耳恭聽。”時至今日,在清風散人的面前,林逸飛已經完全放開了,在他的眼中,清風散人就像是自己的父親一樣,而正所謂師如父,說是父親,也屬實不錯。

  看著林逸飛從容的表現,清風散人滿意一笑:“呵呵,不必拘謹,坐吧!”

  “謝師尊。”

  “恩。算起來,你拜在清風閣門下也有五年了,想來對清風閣的規矩也該熟悉了吧?”

  “規矩?”林逸飛被問的一愣,一時間也想不出清風散人是什么意思。他在這里呆了五年,確實對這兒的規矩知道不少,可卻不知清風散人所說的是哪條規矩。

  “沒錯,你可知本派結成元嬰的弟子都要下山歷練這一規矩?”

  “弟子知道……,呃,難道師尊是要讓弟子……”

  “不錯,修真界廣闊無邊,一個小小的清風閣不足其億萬分之一,只有深入修真界,才能得到最好的歷練,雖然不知你是怎么練的,不過你確實已經有了元嬰期的修為,這一點假不了。”

  說道這兒,清風散人已是面露笑意,顯然,對于能收到這樣一個天才的弟子,他還是很欣慰的。

  林逸飛暗道一聲果然。清風閣有規矩,所有修為達到元嬰期的弟子都要外出歷練,本來,他以為自己修真日短,清風散人會寬限他幾年,卻不想今日清風散人卻真的提了出來。

  此時,林逸飛在思考著,他來修真界已經有五年的時間了,而這五年的時間里,他都一直呆在清風閣,沒有出去過一次,顯然,這對他將來的復仇大計很不利,也的確是時候出去走一走了。至于說危險,哪里還沒有危險呢?

  “師尊,弟子決定了,明日便外出歷練。”

  既然想通了其中的關鍵,林逸飛便欣然的接受了清風散人的提議。林逸飛也明白,清風散人之所以讓他出去歷練,也是為了他好。雛鷹遲早都得離開母親的保護,獨自一個去翱翔廣闊的藍天。

  “哈哈,就知道你一定會同意的,年輕人就得有股子闖勁兒。不過逸飛,修真界可并不是太平盛世,你此次外出歷練定要倍加小心,什么事該做,什么事不該做,心里定要有個數,你要萬萬記下。”

  林逸飛的反應,清風散人很滿意,顯然,在他的想法中,年輕人就要無懼無畏,他也想到了林逸飛的年紀,不過轉念一想,不管年紀多大,元嬰期的修為都已經是事實,難不成他還要徇私么?再者,他對林逸飛有信心。

  “好了,你去找雪兒吧,讓她給你安排一下,明日便動身吧!”

  淡然一笑,清風散人已經下了逐客令。

  “弟子告辭!”

  林逸飛恭敬的朝著清風散人一拜,隨后便出去找韓雪兒了。……………

  “什么?爹讓你去歷練?”

  一聲驚呼從韓雪兒的口中發出,顯然,這個消息對于她來說似乎有些突然。

  “師姐,只是出去歷練,看把你急的,我又不是去送死!”

  韓雪兒的反應讓林逸飛心里一暖,他知道,韓雪兒之所以這么大的反應,乃是因為關心他的原因。五年來,二人一直膩在一起,從韓雪兒身上,林逸飛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關懷,不知不覺中,這個雪兒師姐,已經成為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而在林逸飛的身上,韓雪兒卻有著自己的感受。

  林逸飛是一個孤兒,這一點韓雪兒已經知道了。而正是因為這樣,韓雪兒才越發的同情起林逸飛來,漸漸的,身為女人的她,心底的那份最純真的母性被完全的激發出來,不自覺的,她便想保護林逸飛,不想讓他受到傷害。

  “不行,你才剛剛來修真界,怎么可以現在就出去歷練?我不同意!”

  韓雪兒的態度很堅決,她也曾經歷練過,不過卻不是一個人,而是和門內的一位師兄一起,也就是那時,她知道了修真界的真相,許多她想都不敢想的事,一件件地發生在她的眼前,讓她明白了什么叫人心險惡。

  現在,林逸飛要一個人去歷練,而且他來修真界的時間還這么短,她又怎么可能放得下心呢?

  “師姐!”林逸飛突然上前,竟然直接將韓雪兒摟入了懷中。

  韓雪兒被林逸飛大膽地舉動嚇了一跳,她怎么也想不到,林逸飛竟突然做出這樣的動作,顯然,她還沒有準備好。不過,被林逸飛摟在懷中,韓雪兒卻突然有種十分心安的感覺,所以,只是略一掙扎之后,韓雪兒便老實了。

  摟著韓雪兒的纖腰,林逸飛的心大力地跳動了幾下。他也不知道為什么突然間就控制不住自己,竟大膽地將韓雪兒摟在了懷里,不過,見韓雪兒沒有反抗,林逸飛這才放下心,而心中的竊喜,就不足為外人道哉了。

  “師姐,我知道你關心我,處處都為我好,但清風閣的規矩不能壞,我既然是師尊的關門弟子,就沒有不按規矩辦事的理由,而且,師姐難道想我一直都呆在清風閣不出去么?”

  懷里的韓雪兒聽著林逸飛的話,不過,是不是聽了進去,就沒有人知道了。而這時,林逸飛的聲音接著響了起來。

  “師姐,歷練之事,我已經答應了師尊,就算想要改也已經改不了,師姐就不要再反對了,好么?”

  韓雪兒似乎是在考慮著什么,半晌過后,直到林逸飛低頭看向她,她這才掙扎著從林逸飛的懷里出來。

  “你都這樣說了,我還能說什么!”說完,竟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卻是她第一次被一個異性抱了這么長時間,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著飛奔出去的韓雪兒,林逸飛不覺得露出了笑容。突然間,林逸飛感覺這個世界似乎并非沒有了希望。他知道,從此以后,無論到了哪里,在這兒,都會有一份他的牽掛。……………

  “逸飛,在外歷練,什么樣的事都有可能遇見,為師也不多說什么了,你好自為之吧!”

  “是,師尊,弟子一定不會落了清風閣的威名的。”

  護山大陣前,清風散人和韓雪兒一起為林逸飛送行,不過清風散人的話卻屬實不多,只這一句,便沒了下文。

  將目光投向一旁的韓雪兒,恰好韓雪兒的目光也看向他,林逸飛敏銳地捕捉到了韓雪兒眼底的一份羞澀。

  “師姐,你有什么要囑咐師弟我的么?”

  “?哦,在外面一切都要小心,還有,修真界的美女可是很多的,你可千萬不要動什么歪心思!”

  韓雪兒先是一愣,隨后竟然說出了這句讓林逸飛哭笑不得的話。

  果然,等韓雪兒說完之后,林逸飛已經張大了嘴吧,而清風散人也有些怪異地看向了自己的女兒。

  韓雪兒自知失言,哎呀一聲,已經跑回了閣內,只剩下林逸飛和清風散人面面相覷。

  “咳咳,好了逸飛,時候不早了,你出發吧!記住早些回來!”清風散人似乎看出了些什么,不過他卻沒有多說,只是輕咳一聲,便恢復了古井不波的模樣。以年齡來說,韓雪兒屬實不小了,不過修真者很少能夠遇到興趣相投之人,也就很少能結成道侶,不過看了今日韓雪兒的表現,清風散人卻是有些明白了。

  “是,師尊,弟子拜別,師尊保重!”

  最后看了一眼韓雪兒消失的方向,林逸飛毅然地轉過頭,向著遠處飄去。林逸飛不是啰嗦的人,男子漢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什么時候該做什么,他心里清楚得很。

  護山大陣內,韓雪兒癡癡地望著林逸飛消失的背影,喃喃自語:“師弟,保重!”………………

  離開清風閣,林逸飛一路急行,以他現如今的修為,已是可以騰空飛行了,不過他還是選擇了步行,而他的一步,卻是邁出了幾丈遠,與騰空飛行也差不到哪去。時間不長,林逸飛就來到了傳送陣所在之處,將所需的費用交到守陣之人手中,他說出了此行第一站的目的地——辰月星。

 

第十七章路遇

  辰月星,辰月酒樓,一個年輕人正在自斟自飲。

  從傳送陣出來后,林逸飛便到了這修真者云集的辰月星。辰月星是一個商業星,在這里,你可以找到適合你的法寶丹藥,每天,辰月星都會有大量的法寶丹藥交易,據說,很久很久以前,這里甚至還曾有過仙器的交易。

 。ㄗⅲ阂话愕男拚嬲呤褂玫氖菍毱,寶器上面是靈器,且皆分上、中、下品,甚至還有極品,仙器是仙界之人所用,修真界鮮有)

  喝著修真界的大眾飲品,青竹釀,林逸飛突然想起了在世俗界時所喝的酒來,與這里的酒相比,凡人界的酒多了幾分豪放,而這里的酒則顯得有些過于溫順了,看來修真界的酒并非是用來抒發情懷,而是用來修身養性的!

  接連幾杯下肚后,林逸飛竟然沒什么感覺,不過,旁邊的客人再看林逸飛時的眼神卻是變了。

  林逸飛偷眼看了看,原來大家都是淺嘗輒止,哪像自己這樣,酒到杯干,像是喝水一樣。

  “呵呵,看來師姐還有很多東西也不是很清楚啊,這喝酒的學問就不曾教授我。”想到韓雪兒,林逸飛的嘴角不覺得露出一絲微笑,“哎,也不知道師姐現在怎么樣了。”才出來一天,林逸飛就有些思念韓雪兒了,不時的,韓雪兒在他懷里那嬌羞的模樣總會浮現在腦海中。

  “小二,再給我來一壺,這次我要好好地品一品。”不知為何,林逸飛突然間心胸開闊,像是想通了什么。

  又為自己斟了一杯,這次,林逸飛并沒有一飲而盡,而是像大家一樣,輕輕地抿了一口,靜靜地去感受酒中的一份淡然。突然,林逸飛知道自己想通什么了。自己來到修真界五年,卻一直呆在清風閣,而且整日除了修煉就是陪韓雪兒閑逛,這樣的生活簡直和凡間界的拘禁差不多,而想要真正地了解修真界,最后融入修真界,還是要走出清風閣,融入到修真者的生活中才是。

  “哎!想來,這應該就是歷練的目的之所在吧!”林逸飛終于有了一絲明悟。

  正在林逸飛感慨之時,忽聽旁邊有客人小聲談論著什么,只聽其中一人道;“李兄,你可聽說今日交易會上會有一件上品靈器出售,不如你我也去湊湊熱鬧?”

  “呵呵,鄭兄說笑了,想你我僅有元嬰期的修為,又沒有門派庇佑,就算得了靈器,也不敢拿出來用?我看還是老老實實地在這喝酒算了。”

  “哎?李兄此言差矣,就算得不到,過過眼癮也不錯啊,上品靈器啊,修真界有多少件上品靈器?”

  “恩,鄭兄說的也是,那我們就去看看?”

  “好,李兄請。”

  “請。”……

  看著兩人走出了酒樓,林逸飛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修真者交易會?這么巧,竟然趕上了交易會?看來我的運氣還真是不錯!”左右無事可做,林逸飛起身付了帳,然后對小二問道:“請問小兄弟,這修真者交易會開在什么地方?”

  “哦,客觀是剛到這里吧,竟連這里的交易會都不知道。從這出去,往南,不出三十里,便是交易會所在之處了。”小二熱情地回道。作為一個店小二,客人的問題當然得耐心回答,何況林逸飛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樣,屬實讓他生不出惡感。

  “多謝相告。”打聽到了地點,林逸飛便決定去看看。

  “不客氣,客觀慢走。”……

  出了酒樓,林逸飛認準了方向,慢慢的向南行去。

  元嬰期的修真者就能飛行,以如今林逸飛差不多相當出竅期的修為,御空飛行更是不在話下,可林逸飛還是選擇一步步地走去,畢竟在世俗界生活了十幾年,用腳走路的習慣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改的過來的。而且,一般說來,在天上飛來飛去的,卻是有些嘩眾取寵的感覺。

  林逸飛走出不到十里,忽然聽到前方有打斗的聲音,舉目望去,只見三個人正在圍攻一個青年,青年的衣服已有了幾處破損,看來是吃了虧。

  韓雪兒經常和林逸飛說,修真界弱肉強食,每天都有爭斗,切莫多管閑事,招惹是非。而林逸飛本人,也不是那種喜歡惹是生非的人。于是,想都沒想,林逸飛便要選擇繞道而行。

  不過,林逸飛雖然想繞道而行,可偏偏天不遂人愿,片刻工夫,打斗中的四人竟然漸漸接近了他,轉眼間就已經到了他的近前,再想繞道竟然已經來不及了。

  正在圍攻的三人中的師兄,見眼前又多出了一個人,看樣子修為還不低,而且分不清是敵是友,若是參合進來,定然會十分棘手,念及此,立即退出戰斗,對一旁的林逸飛道:“道友有禮了,昆侖派在此辦事,還請道友繞道。”說的倒是挺客氣,不過那副冷冰冰的表情屬實讓人不敢恭維。

  “在下……”

  “師兄,不能讓他走,若是跑了他,走漏了沉香果的消息,我們就麻煩了。”

  林逸飛剛想說在下馬上就離開,可還沒說完,正在圍攻的兩人中的一個便大聲喊道。林逸飛不是傻子,他聽明白了,今日,就算是他想離開,似乎都有些難了。一股淡淡的怒氣不禁在心底滋生。

  然而,生氣的可不止他一個人。江平正現在也很生氣,自己的這個師弟真是笨的可以,他何嘗不知道不能放走眼前之人,之所以說出方才這些話,就是想先穩住林逸飛,然后找準機會下手,可被這個笨蛋師弟一攪和,人家定已有了防備,再想偷襲,已經不可能了,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留下此人了。

  想到這里,江平正祭起長劍,二話不說,執劍就向著林逸飛斬來。

  林逸飛郁悶的不行,自己只是路過罷了,卻不想竟然惹來了殺身之禍。雖然不想惹事,但林逸飛卻從不怕事,既然對方想要自己的命,那就讓他把命留下吧!要知道,在世俗界,林逸飛秉承的可是用拳頭說話。想到這,林逸飛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長劍,迎著江平正的劍而去。這可是林逸飛入修真界以來,也是他煉成了蒼穹劍訣后第一次與人交手,算得上是處女戰了。

  看到林逸飛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把長劍,江平正的瞳孔一陣收縮,要知道,只有靈器才能被收入體內,寶器級別的法寶只能隨身攜帶,就是他自己,也是最近才得到一把下品靈器,而對方竟然出手就是靈器,定然來頭不小,“看來今日留他不得!”江平正想到。

  正當江平正胡思亂想時,一把鋒利的長劍已經到了他的眼前,江平正嚇了一跳,趕忙運起靈元,橫劍抵擋。“好快的速度。”江平正沒想到,林逸飛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似乎要趕上瞬移了,可看林逸飛的修為,應該和自己不相上下才對,“看來此人定是以速度見長。”江平正如是想,然而,還沒等他將這一想法落實,劍上傳來的壓力又告訴他,這一定是一個以力量見長的人。只這一招,高下立判。就一劍,江平正就知道,今天是踢到鐵板了。

  巨大的沖力讓江平正倒飛出幾十米遠才停下。他只覺得五臟六腑似乎都已經移了位,而且剛剛那一劍之威讓他仍舊有些心驚膽顫。他有種感覺,林逸飛剛剛的那一劍絕對不簡單,別說以他現在的修為,就算是自己再提高一個檔次,怕也未必是林逸飛的對手。

  江平正已經有些后悔了,千算萬算,卻沒有算到眼前的年輕人竟然如此厲害,早知道這樣,就不招惹這個煞星了。不過現在,打也打了,再想收手已是來不及,可再打,說心里話,他已經沒有了再去面對剛剛那一劍的勇氣。思前想后,江平正也只能想到撤走一途。

  穩了穩情緒,江平正收劍而立,對著林逸飛道:“道友請罷手,還不知道友叫什么名字,何門何派?”

  見對方不打了,林逸飛也樂得清閑,只是他才剛剛熱身,還沒等拿出實力,對方就叫了停,不免心里有些不快。

  若是讓江平正知道,林逸飛剛才只是熱身,怕是會立馬跑路了。

  “林逸飛,至于門派么,不方便透露。”林逸飛并沒有報出清風閣的名諱,昆侖派是修真界公認的第一大派,這一點,他還是知道的。若是因為自己,讓清風閣與之結了仇,那他可真是罪該萬死了。畢竟,昆侖派在修真界的地位,可是相當于世俗界的皇室的。

  “好,林逸飛,貧道記下了,今日之事,他日定當向你討個說法。平真、平安,我們走。”江平正知道今日休想得到什么好處了,于是,便叫上兩個師弟,丟下一句狠話,匆匆離去了……

  看著三人消失,林逸飛真有些哭笑不得,別人要殺自己,自己要防衛,可到頭來卻成了自己不對,還要等人家將來找自己報仇,難道這就是大派的優勢不成?愣神的工夫,三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正在思索間,那個被圍攻之人已經收劍來到了林逸飛面前。在見識了林逸飛剛剛那一劍后,他已經不敢小覷這個人畜無害的年輕人了。

  “在下御劍門孫正元,多謝道友適才相救之恩。”孫正元今日本以為必死無疑,卻不想半路遇到了貴人,救下自己一命,高興的同時不禁對林逸飛充滿了感激。

  “呵呵,不必客氣,你剛剛也看到了,就算在下不出手,今日也定然難逃干系,要說出手相助,倒是有些慚愧了。”林逸飛連忙擺手。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既然不是自己的功勞,那就不能往自己身上攬。

  “道友客氣了,不管怎么說,在下今日能夠逃得一命,都多虧道友出手,這份情,在下記下了。”雖然林逸飛說的不錯,但孫正元還是要感謝林逸飛,因為他知道,若是今日沒有林逸飛的到來,那他八成得交待在這兒了。

  “呃,好吧,對了,剛剛是怎么回事,他們為什么要難為你?”見對方執意要感謝自己,林逸飛索性不再推脫,還是先把話題轉移了吧,謝來謝去,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頭呢。

  “呃,這個……”孫正元略一遲疑,不知是不是該講真話,畢竟沉香果的誘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經得起的,剛剛見識了林逸飛的本領,絕對還在他之上,若是林逸飛出手搶奪,他還真是沒辦法,不過轉念一想,怎么說人家也救了他一命,若是再說假話騙人家,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想到這,孫正元嘆息一聲,決定實話實說:“哎,別提了,在下無意中發現了一顆沉香果,可他們三人非說是他們先發現的,要讓貧道交出來,在下不肯,便和他們大打出手了……”孫正元在御劍門三代弟子中修為也算是不錯了,不到三百年便修煉到了出竅期,這次下山,是想為師尊找一份像樣的壽誕禮物,天可憐見,竟然真的讓他找到了沉香果。

  沉香果生長在冰寒之地,是煉制靜心丹的主藥,靜心丹能夠安定心神,避免走火入魔,孫正元發現的這株沉香果,生長了已有五百年,已經算得上成熟了,可正當孫正元興奮地時候,卻被昆侖派的三人恰巧撞見,昆侖派勢大,門人自然心高氣傲,天不怕地不怕,于是便找了個借口,出手搶奪。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孫正元不敵,只能且戰且退,一直到了這兒,才被林逸飛撞見,這才得以保命。

  聽了孫正元的講述,林逸飛并沒有發表什么看法,“看來我對修真界還是太不了解了,要學的還很多!”林逸飛在心底嘆了口氣,然后便不再去想亂七八糟的事了。

  “孫兄,在下還要去交易會辦些事,就此告辭了。”既然事已解決,林逸飛不再耽擱,他還想去交易會長見識呢。至于孫正元口中的沉香果,他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當然,即便是知道,他也絕對不可能出手搶奪的,一來無故搶人家的東西他辦不到,二來,沉香果的功用對于他來說,簡直就是雞肋!有清心訣這種高深的煉心法訣,再加上他修煉的蒼穹訣,走火入魔?幾率那是相當的小了。

  孫正元一直注意著林逸飛的表情,可從始至終,林逸飛都沒有對沉香果表現出任何興趣,孫正元在心里埋怨自己,“看來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既然如此,貧道還要將沉香果送回門派,交到師尊手中,他日有緣再見。林道友請”本想再多說些感激的話,但轉念一想,與救命之恩比起來,什么感激的話都顯得那么蒼白,倒不如干脆利落點兒好。

  “呵呵,道友請。”……

  二人互施一禮,分手而去。

  一段小插曲,林逸飛并未放在心上,然而,就是這個小插曲,卻讓林逸飛在將來有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收獲。……

  告別了孫正元,林逸飛收拾了心情,繼續向著交易會趕去。

 

第十八章鄭龍

  看著眼前人山人海的廣場,林逸飛終于知道了什么叫交易會。只見眼前百萬平方米的廣場上,遍布著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無數,有的在商量著法寶丹藥的價錢,有的在討論用什么東西來交換對方的材料,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當真是熱鬧非凡。林逸飛甚至覺得自己又回到了世俗界,正在菜市買菜呢!

  林逸飛正在感慨著,忽然聽見有人在叫自己。“哎,這位小兄弟,來,看看我的反神丹,絕對的貨真價實,童叟無欺,只要一千下品靈石……”

  “?一千下品靈石?”聽見了對方的價錢,林逸飛嚇了一跳,出來前,韓雪兒給了他一個儲物戒指,可里面只有三千下品靈石,說是林逸飛歷練期的花銷,若是用沒了,就只能自己想辦法。據說每個清風閣的弟子都一樣,林逸飛當然也不能例外。

  “咳咳,對不起,老哥,在下只是隨便看看……”還沒等對方反應過來,林逸飛便逃之夭夭了。林逸飛身家有限,哪里買得起什么反神丹?

  “嘿嘿,真是不識貨,這么好、這么便宜的丹藥都不買,哎,難道是價錢喊高了?看來還要降價!”等林逸飛跑遠,賣藥的中年人嘿然一笑,果斷降價!……

  林逸飛在交易會上轉了又轉,琳瑯滿目的交易品,讓他大長了見識,形形色色的丹藥,奇形怪狀的法寶,真是只有想不到的,沒有看不到的。不過,他卻發現幾乎沒有幾件東西,是他能買得起的,不說那些各種顏色的丹藥,就是那些低等的法寶,都要幾百的中品靈石,那可是相當于幾十萬下品靈石了(靈石分上中下等,比例為一比一千)。想到這兒,他突然想起了韓雪兒送給自己的靈器:“不知道雪兒給我的這件兒靈器又值多少錢!相信一定價值不菲吧!”

  林逸飛又在交易會上逛了幾圈,正當他逛得有些厭煩的時候,一個獨特的攤位吸引了他的注意。

  “情侶玉佩,只要五百下品靈石,快來看啊,買上一對兒,自己一個,道侶一個,意義非凡哪!就剩三對兒了,抓緊時間啦!”

  “恩?情侶玉佩?什么東西?”聽見擺攤之人的叫賣,林逸飛好奇的走上前,對叫賣之人道:“不知這情侶玉佩是什么意思?有何用處?”

  “呵呵,這位兄弟,這情侶玉佩是小弟自己發明之物,不是法寶,只是提供給道侶,作為道侶之間關系的象征,怎么樣?來一對兒吧?”陳二是一個散修,雖然不會煉丹煉器,可頭腦卻靈活的很,于是便有了情侶玉佩的創意,玉,在修真界便宜的很,只要到玉器店買些下腳料的廢玉,到時候再簡單地加工一下,然后轉手賣出,利潤十分可觀。

  林逸飛看著掛在那兒的三對兒玉佩中的一對,想象著其中一塊掛在自己身上,另一塊戴在韓雪兒的身上,不覺間,臉上便露出了一絲微笑。

  “好,這一對兒我要了。”說著,林逸飛便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五百下品靈石來。

  “好嘞,給您,您拿好。”陳二利索的將玉佩取下,遞給了林逸飛。他現在十分高興,眼前的年輕人一看就是不識貨,竟然不拿另兩對兒,偏挑了這一對兒,要知道,這對兒可是他賣了好長時間都沒能賣得出去的。這對兒玉佩并非是陳二自己雕的,而是一次外出,無意間撿到的,只是這對兒玉佩雕工粗陋,而且玉的本身也是十分暗淡,所以一直沒能出手,沒想到今天竟然賣了出去。

  接過五百靈石,陳二看都不看地就裝進儲物手鐲,好像生怕對方反悔一樣。

  林逸飛并沒有在意對方的小動作,拿著花了五百靈石換來的玉佩,他的心中卻是十分欣喜。不知為什么,當林逸飛第一眼看到這對兒玉佩時,便被他們深深的吸引了,以至于連另外兩對兒玉佩是什么模樣都沒看清。不過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所選的這對兒玉佩,絕對是其中最好的。

  把玩了一會兒,正當林逸飛想要把玉佩收入戒指中時,忽然聽到旁邊有人對自己說話。

  “這位小兄弟,能否將你手中之物讓給貧道,我愿出一千上品靈石。”

  鄭龍十分懊惱,自己無意間的一掃,竟然看見了玉晶,可還沒等自己出手,竟然有人先下了手,不過看此人的修為,應該認不出此物,想來自己應該還有機會。要知道,玉晶可是大補之物,若是自己吸收了這兩塊兒玉晶,定能更快地將靈元轉化成仙元,還能增加仙元力的存儲量。要知道,玉晶的價值,已經更在極品靈丹之上了,最精純的玉晶,甚至可以和仙丹媲美,而觀林逸飛手中的兩塊,竟然已是光華內斂,到了返璞歸真之境,定是玉晶中的極品。

  “恩?”林逸飛見有人竟然出這么高的價錢買自己手中的玉佩,再看看他的修為,絕對是在自己之上。第一反應,林逸飛便將玉佩收入了戒指當中。修真界的規矩,林逸飛也有些懂了,若是對方來個強買強賣,他可奈何不了人家。

  仔細打量了一眼眼前之人,很普通,普通得有些過頭,但林逸飛卻有種感覺,此人的修為絕對要高出自己幾個等級,雖然他將所有的靈力全都收入了體內,沒有一絲外泄,但林逸飛還是看出了他的不凡。

  “前輩,實在對不起,這對兒玉佩是我買來要送給我的師姐的,而且,晚輩第一眼見到它們,就感覺十分喜歡,還望前輩恕罪。”林逸飛說的倒是實話,既然已經決定將其送給韓雪兒,那它現在就是韓雪兒的東西了,無論別人出多少靈石,自己也不會賣的。

  “呃……,”鄭龍一愣,沒想到林逸飛竟然這么輕易地就拒絕他,要知道,一千上品靈石,又有幾個人能經受得住一千上品靈石的誘惑?而看林逸飛的修為,不過介于元嬰期和出竅期之間,顯然是不可能認得出玉晶的。那么,唯一的解釋便是,在林逸飛的眼中,一千上品靈石定然無法與自己的師姐相比。

  “哎,罷了,既然如此,貧道也就不再強人所難了,貧道鄭龍,無名散修,今日能與小兄弟在此相遇,倒也算是一種緣分,不如去喝上一杯如何?”在聽了林逸飛的解釋后,鄭龍心里不免有一絲贊賞,現如今的年輕人,能把師姐弟之間的情誼凌駕在金錢之上的,已是為數不多了,而林逸飛竟然連想都不想,就斷然拒絕了他,定是一位重情重義之人,這使得鄭龍產生了一絲贊賞之心。也正是因為看順了眼,否則,換了旁人,以鄭龍的性格,不搶他就怪了。

  “這……”對于鄭龍的邀請,林逸飛不免有些猶豫,不過看對方的樣子,并不像是裝出來的,應該不會對自己不利,再說,這里人山人海,林逸飛也不信有人敢明目張膽的搶劫。退一萬步講,如果人家真的要搶,他還真的很難保得住它們。

  想通了這些,林逸飛便爽快地道:“如此,晚輩林逸飛,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哈哈,好,痛快,林小兄弟不要叫什么前輩了,貧道年長你幾歲,就托個大,你叫我聲老哥就行了。”顯然,林逸飛的爽快再次贏得了鄭龍的一分好感。林逸飛雖然想的不少,但也只是在剎那之間就完成了思考,所以并為耽擱太長的時間。

  “好,老哥請。”看著眼前的鄭龍,林逸飛突然想起了世俗界的刀神,兩人在某些方面,倒是真有些相像。所以,幾乎是不經意間,一種親切感便這樣產生了………

  林逸飛和鄭龍來到了附近的酒樓,還沒等林逸飛說話,鄭龍便從戒指中拿出了兩瓶好酒來。

  “來,林小兄弟,嘗嘗老哥珍藏的好酒,這可比青竹釀好多了。”喝慣了好酒,鄭龍可是喝不下去酒樓里的那些“水”了。而且今日見到林逸飛,鄭龍也的確感覺很順眼,他的朋友很多,卻沒有一個是簡單的人物,可見其眼光之獨到,他相信,林逸飛絕對是一個值得相交的朋友。既然是朋友,當然要好酒招呼了。

  “多謝鄭老哥。”林逸飛倒也不是貪圖好酒,不過既然鄭龍都把酒拿出來了,他要是再推辭,卻是有些見外了,所以,只是略一沉吟,林逸飛便主動拿過酒杯給兩人斟滿。

  幾杯酒下肚,兩人也漸漸地熟絡起來。

  “對了,不知鄭老哥來這里,所為何事?”和鄭龍聊了一會兒,林逸飛也感到對方確實是個值得相交的朋友,倒不是說他的修為有多高,而是他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平易近人的氣質和態度。

  “唉,哪有什么事啊,只是閑來無事,到處走走罷了。不瞞小兄弟,老哥我已經度過了天劫,要不了幾年就要飛升仙界了,臨走前,想看看一些老朋友,交代他們一些度劫的經驗。”對于林逸飛,鄭龍真的感覺很投緣,所以毫不隱瞞的說出了自己的修為。

  “?老哥你竟然是大乘期的修真?”聽到對方已經度了天劫,林逸飛當真十分震驚,沒想到,自己隨隨便便地交個朋友,竟然是大乘期的修真者。要知道,整個修真界,表面上的大乘期修真者也沒有幾個。這一驚之下,他竟是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呵呵,小兄弟何須吃驚?以小兄弟你的資質,將來度劫飛升,定然不在話下,只是,不知小兄弟師出何派,修煉的是什么功法,以老夫大乘期的修為,竟然都看不清你現在的修為,像是元嬰期,卻看不出到了什么層次,當真是奇怪。”鄭龍揮手讓林逸飛坐下,隨后有些疑惑地問道。

  “哦?”對于自己的修為,林逸飛也不是很清晰,他知道,如果他自己沒弄錯,他應該已進入了養器初期,也就是出竅期,而別人卻只能看出他只有元嬰期的修為,清風散人如此,如今的鄭龍也是如此,林逸飛暗想,看來他的功法還有隱藏修為的作用!

  想了一下措詞,林逸飛回道:“小弟乃是清風閣的弟子,所修的功法卻是偶然所得,只是修煉的時候出了點兒差錯,才顯得層次不清,倒是讓老哥見笑了。”

  “呵呵,這有何可笑的,原來小兄弟是清風閣的弟子!清風閣的清心訣在修真界享有盛名,想來小兄弟也有修煉吧?”清心訣神妙異常,即使是鄭龍這樣的散修也絕對聽說過。

  林逸飛呵呵一笑道:“小弟愚笨,雖然有修煉,卻也只是個半吊子罷了!”

  “小兄弟過謙了,老哥我看你基礎扎實,心境平穩,清心訣的層次絕對不會低的!”

  林逸飛淺笑一聲,卻也沒有否認。他的蒼穹訣根本就對心境要求不高,又怎么可能出現心境不穩的狀態呢?

  “對了小兄弟,你來交易會,是要找件法寶還是購買丹藥?要是想找件法寶,老哥我這就有。”鄭龍對林逸飛也算是一見如故,若是林逸飛真的是來找法寶的,自己給他一件又何妨?反正到了上界,再好的法寶也只能是垃圾。

  “多謝鄭老哥了,不過小弟這次出來,只是為了見識一下修真界,并非是為了法寶。”正所謂無功不受祿,雖然兩人很談得來,但林逸飛卻不會隨便收人家的東西。再者,他現在有一把下品靈器在身,也用不著再換其他法寶。

  “哦,原來如此,不如小兄弟就和我一起去見見我的那些朋友,也好多結交一些前輩高人,方便將來在修真界走動。”林逸飛的表現,鄭龍很滿意,不過作為大哥,見面禮還是要有的,只是他的手里現在還真沒有像樣的禮物,只能等會兒去交易會淘一件兒了。

  “恩……,也好,如此,就有勞老哥了。”略一沉吟后,林逸飛還是同意了鄭龍的提議,他此次出來,本就是為了歷練,能夠多見識前輩高人,也應該是歷練的一部分吧!至于這位老哥是不是心存不良,林逸飛毫不擔心,畢竟,以人家大乘期的修為,打劫他?似乎不太可能。

  “好,有小兄弟相陪,貧道倒也不會寂寞了,哈哈。”得到了林逸飛的同意,鄭龍不禁又一次大笑出聲。

《逆天神訣》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與“逆天神訣”相關文摘

同類文摘

淫聲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