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sup>
<acronym id="ewqu0"><center id="ewqu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acronym>
<rt id="ewqu0"><xmp id="ewqu0">
<acronym id="ewqu0"><center id="ewqu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acronym>
<rt id="ewqu0"><optgroup id="ewqu0"></optgroup></rt>
影帝男神請多指教紀詩琪靳元彬_影帝男神請多指教小說在線閱讀

影帝男神請多指教

時間:作者:莫冬來源:zzy

影帝男神請多指教紀詩琪靳元彬最新章節免費閱讀影帝男神請多指教是作者莫冬寫的一本小說精彩章節完整版免費看:紀詩琪沒想到,自己期待的婚禮之上,竟能看到未婚夫與當紅大明星的不雅視頻。她更沒想到,被前任的自己,不堪狗仔騷擾,隨手從路上抓來的擋箭牌,竟然還是位國民男神。更要命的是,男神總是撩她腫么破?...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影帝男神請多指教》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3章 簡直就是晴天霹靂

紀詩琪低調安全的回到酒店后,猶豫擔心了半天,但是想著自己能沒被人發現的回來,其實不就代表著靳元彬沒有喊聲出來嗎?

或者是他壓根沒有聽到自己說的話!這個很有可能,大廳里這么吵鬧,而且他人在二樓呢!這樣一想,她心里就不擔心了。

她急忙將自己狠下心里來購買的長裙從背包里拿了出來,小心翼翼的給掛了起來。這是那是穿衣服!簡直穿的人民幣!這大概是她這輩子穿的最貴的一件衣服了。

可能是她小市民的心理作祟,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她都狠不下心買那種奢侈的品牌。她總覺得那些東西華而不實,同樣能滿足自己需求的,為什么一定要選擇那些品牌。

她今天還一次性花光了顏天昊給她的分手費,這幾乎也已經耗光了她所有的積蓄了。

曾經的自己幫顏天昊賺錢,還舍不得花他倆的錢,結果自己被踹了,盡是便宜了邢薇那個瘋女人!

不要怕花男人錢,因為你不花的話,會有其他女人幫他花的。瞧瞧這話,說的多么在理!

這時候就酒店房間忽然想起了敲門聲,她不能確定是誰在外面。

沒有人會來找她,因為都不知道她的行蹤。紀詩琪默不作聲,想希望對方自行離開。

可是那敲門的人居然頑固的不行,“咚咚咚!小姐,客房服務!”

她根本沒有叫客房服務好嗎!

紀詩琪還是決定不理。

“小姐,1208的紀小姐!咚咚咚,你叫的客房服務!麻煩您開門領一下。”外面的工作人員也開始急躁了起來。

紀詩琪也被敲門聲弄得煩躁了起來,這人是在跟自己比耐心嗎?自己不開門反他就非耗著,但是這動靜是要把大家都弄過來圍觀嗎?

這橫豎都要非要自己出去不可是吧!

紀詩琪猛然拉開門,迎接她的既不是焦躁的員工,也不是狗仔。

自己門口居然沒有人!

她疑惑的伸出腦袋往兩側看了看,誰的惡作劇!

“我們還真是有緣啊,寶貝兒!”

紀詩琪看到那頎長身軀的時候,和聽到他那惡趣味的語調幾乎是同時。

她立即抽身縮進了房間內,然后關門,動作流暢的不行。

這一套動作,如果沒有一只腳!對靳元彬那只該死的腳的話!一切都完美的不像話。

“咱們都是老熟人了,這樣巧合的相遇,你都不打聲招呼,直接關門,是不是太殘忍了?”靳元彬一腳攔著門,故作桑心的模樣,隔音死紀詩琪了。

但愿老死不往來。。!

“哇,靳元彬!你好!您工作很忙吧?嗯,好的,不打攪了!再見,不送!”

靳元彬挑眉,看著紀詩琪一個人說完了說有的話。

紀詩琪是在是沒轍,對方就那么雙手環胸的看著自己,什么都不說,給人的壓力都不小。而且,他們現在是在客房門口呢!來來往往多少人吶!

“哥!大哥!元彬大哥!你這樣在我房門口站著……很不好吧?要是其他人看見了給你帶來麻煩了多不好是不是?”紀詩琪狗腿的諂媚道。

靳元彬膝蓋一抵,她竟然抵不住門!某人自然而然的登堂入室了!

“我告訴你!你這是私闖……”民宅個鬼,她連住的地兒都沒有!“你這是侵犯了我的私人空間,我警告你趕快出去,快出去!”紀詩琪推搡著靳元彬,不讓他進來。

只不過她小小的人兒,跟螳臂當車一樣,完全是不堪一擊。

“不是你說影響不好的嗎?我進來不就看不到了嗎?”

“靳元彬!別給我裝糊涂!我這里不歡迎你,你出去!”紀詩琪指著房門,生氣的說道,她算是看明白了,這人就是故意纏上她了。

“你趕我出去?”靳元彬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一樣。

“是的。我租的房間,憑什么不可以!”這人好話不聽,非得冷臉相對才樂意。

“這家酒店都是我名下,你確定?你前臺登記沒也就是我一句話的事情。”靳元彬撫了撫衣袖,語氣隨意。

畢竟混娛樂圈也不是一個長久有保障的事情,這行業更新換代太快了,說不準哪天就被人個擠了下來。所以明星賺了錢之后,總會投資些其他的商業行為。

紀詩琪握著小拳頭,心中大念莫生氣莫生氣。

“行吧,你隨意哈!”她無力的坐在床.上,盯著天花板,都自我厭棄了好嗎……

她對著這個妖孽居然毫無辦法!

“別這個樣子了,大家以后都是同事了,要好好相處。”

靳元彬彎腰站到了紀詩琪的面前,一張俊美無儔的臉,忽然出現在她視線里。

她現在是懶懶的坐在床邊,靳元彬這樣彎腰站在她面前,勢必是離得很近。哪怕是她不看,也知道他們倆人的姿態很曖昧。

紀詩琪不由臉色有些微紅,靳元彬是真帥!聲音又蘇,女生真的很難抵擋他故意的曖昧。只是他性格真的是惡劣的很,真是白瞎了他這幅好皮囊!

“走開走開!”紀詩琪連連揮手,想要將他趕走。

隨即又想到,“你說什么?同事?!誰跟你是同事啊!”

“你這樣對工作伙伴真的是很不友善!”靳元彬嘴角那一抹壞壞的笑,更是讓紀詩琪惱怒了,“靳元彬我真的要生氣了!之前咱倆恩怨是一筆勾銷了的,你現在這樣陰魂不散,很容易給人帶來困擾的知不知道?”

靳元彬竟然難得的坐在了床邊,認認真真的聽著紀詩琪對他的“訓導”。

“我不知道哪里又惹了您這個超級大明星的不快了,我給您道歉行嗎?您給我指出來,我改!保證絕不再犯!還不成嗎?我真不想抱上您這大腿,也自認為抱不上,咱倆就當從沒見過行嗎?”

“你為什么不問問我為什么說這話呢?就自然而然的認為我就是逗你玩兒的?《卿側》的劇本我已經接下了。”

“。!”

靳元彬是什么人!國內外一線巨星,拍的都是大咖云集的大制作,《卿側》只是由網絡小說改編的,何德何能請的來他?

紀詩琪看著靳元彬信誓旦旦的模樣,忽然有點頭皮發麻,兩人一時都沒動靜。

沒過會兒,紀詩琪的手機就瘋叫了起來。

她接起電話,還沒開口,導演徐傳正激動話語讓她完全插不上嘴。

“淺茉。。!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靳元彬接下我們男一號的角色了!”

啪嗒!一個晴天霹靂,將紀詩琪擊的個外焦里嫩! 

第14章 親哥,求放過

紀詩琪都不知道是怎么掛的電話,靳元彬再度開口的時候,她還是懵暈的。

“看你這樣子,是驚喜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嗎?”

這哪是驚喜啊,驚嚇都不足以表現出紀詩琪內心驚恐的萬分之一。

她清清嗓子,努力組織了一下語言,“元彬大神,您這樣的大咖,來《卿側》真的是屈了才了。像您這樣的影帝,應該去接更符合您檔次的劇本不是嗎?”

靳元彬看著自他進來后第一次沖自己笑的紀詩琪,順著她的繼續演,“本少爺不介意就一次,為的是詩琪,又不是別人不是嗎?”

紀詩琪臉色更窘了,她怎么又忘了,這男人可是靳元彬,像來滴水不漏的家伙。

她從來沒有這樣的服過一個人,但是靳元彬真的是讓她……

只見她直接踢了自己的妥協,爬到了床.上跪了下來。

靳元彬雖然是不解,但穩坐如山的看著她的一舉一動。

紀詩琪面朝著靳元彬,五體投地的行了一個大力,坐起來之后雙手合十。

“哥,你是我親哥還不行么,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這么服過一個人,您是第一個,我這給你行大禮了。求放過!”

她真是沒命應付這男人花樣百出的挑釁和找茬兒了。

之前她都因為在海河大橋上吻了這個男人而悔的腸子都青了,F在她更是完全沒了脾氣了,人世間最后悔的事情莫過于自己惹了這個大煞星。

硬拼沒實力,軟的使對方更勝一籌,她真的不知道該怎么應對這家伙了。

“你求我?真心的?”靳元彬忍著嗓子癢癢的感覺,努力讓自己變得嚴肅起來

“那我在給您行次五體投地的大禮?”紀詩琪不覺麻煩,挪著膝蓋朝床鋪的另一頭移動。

她剛趴下來,然后就直接的被人往前帶了帶,直接趴在了靳元彬的大腿上,

紀詩琪迅速的想要從他大腿上移開,真是太尷尬了。結果對方卻壓著她不讓她動,所以她就只能躺在了他的膝蓋上。

“我不放過,你又怎么樣呢?”靳元彬低頭,紀詩琪有感受到了來自他身上的壓迫感。

在紀詩琪還沒有因為對方的那一句話而做出反應的時候,她唇上卻傳來了濕熱的觸感,眼前是靳元彬那俊美的容顏,距離近到她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對方根根長翹的睫毛。

紀詩琪感覺對方給自己使了美男計,她作為一個正常的女人,有著這么片刻的失神是可以被原諒的。

可是她不能一錯再錯!

紀詩琪手腳并用,完全像是被捉住的泥鰍一樣,胡亂的扭動掙扎,終于從某人的懷抱中逃了出來,隔著他遠遠地。

“靳元彬,你太過分了!”她只能用憤怒的大眼看著站在床一頭的男人來控訴自己的抗.議和不滿。

靳元彬這時候上半身也躺在了床.上了,他是因為不愿放開紀詩琪而跟隨著才有的。他白皙修長的手指,撫上了因為剛才一吻而紅艷的薄唇上,整個人顯得性.感.誘.惑極了。

“這種事情,果然是男人主動的比較好。”他拇指指尖拂過自己的唇角。

紀詩琪真是又羞又怒,但是心臟跳的劇烈,說不出來是因為對方的挑逗,或者是剛才的那一吻。

她氣的手都在發抖,“滾……滾滾!”雖然聲音很洪亮,可是她自己卻只是縮在床頭而不敢做出實際行動。

“紀詩琪,你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有趣。”靳元彬沒有在嚇唬她撲通的小心臟,或者是今天他已經收足了福利。

靳元彬是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有著這樣超乎尋常的關注和在意。他這人向來是隨心所欲慣了的,想做什么就去做。自己會忍不住的靠近她,然后將人氣的炸毛,因為這樣會讓他心情前所未有的愉悅。

現在甚至只是看著這個人了,心情就會變好,他喜歡這樣的感覺。

紀詩琪聽到有趣,就渾身僵硬。她就怕這倆字,似乎僅憑著這倆字她就已經看見了她悲慘的未來在和她招手!

不行!自己絕對不能走上那樣的不歸路!

紀詩琪抓起手邊的枕頭直接朝著靳元彬身上扔了過去!

直接命中靳元彬的腦袋!

紀詩琪垂放在身側的手有點抖,自己從沒有扔準過東西,偏偏這次一次命中!

穩住穩!不過她沒有想,靳元彬明明可以躲過去,為什么沒有閃避。

她一心想著,一定要把這場戲演完。

“靳元彬我告訴你,我不是玩具,隨隨便便的讓人玩弄的!我是一個獨立存在的個體,我有我自己的權利,選擇我想要做的事情!不是你覺著有趣就可以隨意的逗弄的!”

紀詩琪覺著自己臉上的表情控制不錯,聲音也夠嚴肅,就是希望靳元彬聽了這話就不要再來惹自己了。

“我是在逗弄你,但是我不隨便,我是很認真的在挑逗你。”靳元彬坐直了身子,看著紀詩琪一臉的認真。

我去年買了個表!這個有什么區別。!

“靳元彬,我雖然沒有什么給我撐腰,但是我告訴你的是,兔子急了都還咬人呢!你要是在這樣做的話,我就……”就怎么樣,紀詩琪其實也沒想好,但是說這話的時候,陣勢得擺好不是嗎?

“情侶之間做這種事情不都是應該的嗎?”

“咦?。!誰tm跟你是情侶!”紀詩琪開始不懂他這話的意思,后來才聽明白他的話,當即就怒吼了出來。

“你吻了我,我也吻了你!你當時沒拒絕。這不就表明你對我也有意思嗎?”

我那時候是懵逼了!

“誰tm規定了接了吻就是情侶了?”那牽了手的都還要必須結婚嗎?什么鬼邏輯!

“你想要我追求你嗎?”靳元彬說道這話的時候,像是想到了什么,自己也笑了起來,很開心的那種。

“不要!”紀詩琪小腦袋擺個不停。靳元彬來追求她?這不是搞笑了嗎?

坦白說,她真不愿意找一個長得比自己還漂亮的男人,這不是自己找虐嗎?她也沒有這個自信能守得住這樣的男人!怎么看都想是個不安于室的男人,這樣的男人所代表的就是成堆的麻煩!

“嗯,好,真乖!既然你不要我追求你,那我聽你的。”靳元彬乖巧的說著話,“我就知道你也喜歡我。”

“哈?”紀詩琪黑人問號臉。我剛有說什么嗎? 

第15章 實在是敵方太狡猾

不是她戰斗力太弱,而是敵方太過兇殘。

靳元彬離開之后,就留下了紀詩琪簡直是一塌糊涂。

這家伙簡直不是人!軟硬不吃!直接都坦誠的表示,盯住她了,她還能咋辦?紀詩琪只有選擇避而遠之。

幾天紀詩琪都沒有睡好,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尤其是這一晚,她做了一個噩夢,夢里的自己被條大蟒蛇纏得緊緊的,越掙扎顫抖的越緊。就在蟒蛇張開他的血盆大口要吞了自己的時候,那人居然變成了靳元彬的臉。然后她就直接被嚇醒了。

她抹了抹額頭上的汗,顯然被嚇得不輕。剩下的半夜紀詩琪怎么都睡不著,她就干脆收拾東西起來了。

天亮之后,她就直接乘車去了縱店影視基地! 

《誰伴卿側》正式拍攝的一天就是今日。

一想劇組里面的兩大主演,紀詩琪頓時睡意全消,頓時打緊精神。

靳元彬摸不著來路,邢薇那可勁做妖勁想想都頭皮都發麻。

紀詩琪不知道為什么腦海中被靳元彬的壞笑的模樣所侵占,她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警告自己,那家伙比邢薇更難對付!

可畢竟是她自己的作品,她自己也做了投資,雖然她能掌控的東西有限,但是她想僅僅自己的努力讓《卿側》更加好一點。

這今后的日子!她自己過得絕對的水深火熱,安寧日子怕是和她揮手作別了。

當紀詩琪到了影視基地的時候,現場準備的已經七七八八了。

她直接去了導演那里打了聲招呼,雖然她現在是投資人的身份,但是實際上也肩負著編劇的工作。

“淺茉你來了?”徐傳正看到她了很是熱情。

“徐導演叫我詩琪就好。”紀詩琪微微一笑,很是禮貌的回應。

“好好好,詩琪。”徐導演連連點頭。

“現在已經開始拍攝了嗎?”紀詩琪環顧四周,燈光道具,還有已經換好了戲服正在對著臺詞的部分演員,但是唯獨缺了主角。

徐傳正將他自己頭上的帽子摘了下來,直接的扔到面前的簡易桌子上,神情有些不耐。

一旁的劇務看導演完全不想說話,他就向紀詩琪解釋了起來。

原來劇組的準備工作都做好了,其他演員也都畫好了裝,結果邢薇人都沒有過來。

“給她打電話的時候,tmd還在睡覺!不就是嫁給了有錢的男人嗎?她真當自己是個大腕兒了,讓整個劇組都等她一個!”徐導演是在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場務連忙導演順氣開解,“人正在趕過來,誒誒,算了,她帶資進組你誰讓你看她面子了,消消氣消消氣。”

倒是紀詩琪有些尷尬了。畢竟那個有錢的男人正是她的前未婚夫。

“詩琪啊,我這人氣頭上了就喜歡亂說話,你別介意!”

“沒事兒的徐導。”紀詩琪明白對方道歉的意思,但是她更希望,他們在談起顏天昊和邢薇的時候不要將自己和他們扯到一塊兒去了。

一個小時過后……

紀詩琪感覺困意席卷了她的時候,邢薇這才姍姍遲來。

邢薇一身金色緊身連衣包臀短裙,波浪大卷隨意的披散,黑超遮住了她大部分臉。身邊的助理跟著打著遮陽傘,還有群黑色正裝的保鏢、化妝師緊隨其后。

她慢悠悠的走了過來,看到導演的時候絲毫沒有遲到的歉疚。

“這鬼天氣真熱!”她剛抱怨了一句,身邊就有助理搖著扇子給她扇起了風。

進來之后一句道歉都沒有,直接抱怨天氣熱,這人真是情商感人。

《卿側》是部古裝劇,古代的服飾本就繁瑣,還穿的一層又一層的,所以對演員來說大熱天拍古裝劇無異于受罪。

但是這里換上戲服的演員,已經等著邢薇好久了,她不但沒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反而盡是自我抱怨。太以自我為中心,而且連禮貌都不懂,這樣的人真的很容易招人厭煩的。

徐傳正看了邢薇這樣子,居然氣的反而笑起來了。

他混導演圈這么多年了,什么樣的大咖大腕沒見過,像邢薇這樣靠著金主上那片約的沒少見,可是這么白目的人他還真沒見過。

這圈子里,口碑遠比實力要來的重要。恃才傲物,目中無人下場本來就不好,更何況她邢薇還沒有那才藝呢!

弘明集團要捧人,也不知道找個明白事理的人過來。這阿斗要是扶得起來,他就不行了!

邢薇看見徐傳正笑,還以為是因為她的到來,讓人家高興的。

她本來也不屑與這個他說些什么,但是看到了和他坐在一塊兒的紀詩琪就忍不住想要炫耀炫耀。

“徐導,我來遲了,真的很不好意思。本來我打算很早就起來往劇組這邊趕的,但是……都是因為我老公啦!”邢薇嬌嗲嗲的抱怨,話沒有說完,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然是聽得明白。

但是在場的人的臉色也有些微紅,卻也是尷尬。

哪怕是找個鬧鐘壞了,路上塞車也比這個理由好的太多。邢薇像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他老公身強體壯,需求盛大,她自己也是一臉的“性福”。

可是這種事情總歸是夫妻私事,當著眾人面毫不避諱提出來,反倒是有些輕浮了。

邢薇面色含春,目光脈脈,真的是要閃瞎人眼。

紀詩琪可明白了,這話估計就是給她說的,她這是紅果果的炫耀他們間夫妻生活和諧,濃情蜜意。

不過她真懶得和這沒頭腦的女人計較,真的會很掉價的!

紀詩琪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樣,權當自己什么都沒有聽到。

邢薇裝作無意的掃了幾眼紀詩琪,對方的毫不在意讓她心有疑惑。

難道紀詩琪對顏天昊真沒了感情?不不不,不可能的,他們在一起七年了,而且這女人為他付出了那么多,七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說沒有就沒有了呢?

而且顏天昊上億的身價!她要是紀詩琪憑著他們七年的相處,絕對不會輕而易舉就那么放過他的。

只能說紀詩琪太能裝了。不過像這樣裝圣潔的女人最惡心了!

邢薇盯著紀詩琪輕蔑一笑,這種人連瞧不起自己?

“邢薇小姐,劇組這邊已經等候多時了,請您迅速前往化妝室做造型,我們這邊等著您拍攝呢!”劇務上前對著邢薇催促道,這里的場地租賃還有群眾演員都是花票子的,現在也之后能拍多少就多少了。

“導演啊~我看今天這戲是沒法拍了。”  

《影帝男神請多指教》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淫聲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