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sup>
<acronym id="ewqu0"><center id="ewqu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acronym>
<rt id="ewqu0"><xmp id="ewqu0">
<acronym id="ewqu0"><center id="ewqu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wqu0"><small id="ewqu0"></small></acronym>
<rt id="ewqu0"><optgroup id="ewqu0"></optgroup></rt>
《末法浩劫》完整版在線閱讀(宋震)小說

末法浩劫

時間:作者:火星熊貓來源:zzy

《末法浩劫》小說完整版在線閱讀末法浩劫宋震是主角的小說免費閱讀:末日來襲,諸天現世,圣物蘇醒,我要做那諸天大主宰!...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末法浩劫》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3章 護寶·請求

黑夜,星辰燦爛,藍雨降落,天地藍蒙蒙。

一豪華的陽臺延伸在空中,青磚白瓦,琉璃色十足。兩道年輕身影,靠坐著沙發,眼眸明亮,看著外面炫麗的美景。

“給我個交代。”一道聲音響起,從這道聲音聽不出什么,很平淡,無喜無怒。

“他已不是我家族之人,是個棄子而已。”半響,又一道聲音響起。

說話之人很年輕,一雙眼眸有著睿氣,面龐刀削,俊朗不凡,溫文爾雅,悠然自若的神態。在他對面,則同樣是名年輕的男子,只不過眼神非常傲,一副世界無我不轉的神態。

淡淡的笑聲響起,目光透著睿氣的男子,輕輕開口,道:“莫要以一個廢物傷了兩家的和氣,不可亂了大局。”

傲慢男子低哼一聲,看著藍雨非凡的夜色,眼眸深處一道狠意浮現,殺意道:“無論你家族什么態度,那廢物都得死!”

不久前,他收到他弟弟在烏倫城遇難,而原因,則是那廢物導致。

看著男子眼中那抹殺意,睿氣的男子聳了聳,道:“就算你不殺那廢物,我也要他死,他的父母也是。”

“許多人都被你外表欺騙。”傲慢男子淡淡看向他,又道:“只要那廢物接近安徽,我會讓他求死不得,扒皮祭我死去的弟弟。”

睿智的年輕男子笑笑,不止眼前男子派人去了。他何嘗不是,只不過他派去的人,更加強大。

藍雨下的非常大,遠處有神異景象,兩人沒有像正常人恐懼。相反,兩人漆黑的眸子中,有著點點光彩,以及“野心”。

“這世界還原本質,有神秘因子之人,可進化。”傲慢男子說道。

他家族和一超級財閥有著關系,因此得到了一些常人所不知之事。

睿智男子輕笑,本來他那“弟弟”已是廢物,在如今世界,服用“異果”是可以復原。但可惜經檢測,他那弟弟體中不含“神秘因子”,注定是一廢物。

傲慢男子突然起身,目光看向遠處天際那泛起的魚肚白,道:“過段時間,周家會舉行一場盛宴,邀請各大勢力進入“黃山”,我希望你身后的家族好好準備。”

“成功了,我們只會更強。但,若是失敗,我家族可退步,而你家族,可能萬死不劫。”

傲慢男子說完,頭也不回走下樓宅,進入豪車,緩緩駛向遠處。

目光睿智的男子注視著豪車消失的方向,眸子中一絲寒意閃過,淡淡道:“派人安排一場意外,還有要讓我叔父消失在這個世界。”

身后一男子心中輕顫,沒有猶豫,當下就去準備了。

“撿來的義子,還想跟我父親斗,我會斷了你所有的資本,最好的方法,是讓你消失在這世界。”

看了眼遠方初升的驕陽,目光睿智,氣質溫文爾雅的年輕男子,嘴角蓄起了一絲輕笑。

......

山林中,草木晶瑩通透,水珠銀玉,霧氣朦朧,林海起伏,宛如仙境。

然而遠方區域,卻傳來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和驚恐聲。

這是一處鐵軌,鑲嵌在高峰巖壁上,如鋼鐵長龍蜿蜒,延伸入幽邃深黑的隧道中。一列車出軌,翻落巖壁,鐵軌破碎。

看的出來,列車上有著坑坑洼洼的缺口,像是遭遇什么恐怖生物撞擊。很遠處,地面泥濘,草木折斷,無數殘肢遍布地面,鮮血匯聚成坑。

霧氣朦朧的美景下,卻出現了這及其血腥的場景,像是地獄。

“!”一聲慘叫傳來,一落魄之人,被一頭猛獸破開胸膛,噗通一聲倒在泥濘之地,血水混著泥土。

人群受驚,拼命的嘶吼,拼命的逃跑,只因他們遇見猛獸發生“異變”,在被屠殺著。

一處古樹下,兩男子大聲呼喊,在他們面前,一胖子倒在地上,他的胸膛出現大窟窿,眼看是活不了了。

“胖子!”宋震抓住胖子的手,他沒有想到,奔跑中,胖子竟被一異變的野獸洞開胸膛。

趙波緊緊按住胖子的傷口,但鮮血還是止不住的涌出來。兩人雖然跟胖子認識沒多久,但對胖子很有好感,不想周圓圓出事。

“大...大兄弟。”胖子嘴角嗆著血花,想要坐起,但身體的虛弱讓他知道,他活不下去。

黯淡的目光移動,他手掌顫抖著去摸身側的古木盒,哪怕要死了,他還忘不了。

“請...請求你們將這個親手交給我父親周...建文,周氏集...團。”胖子用力吐出最后一道聲音,旋即被宋震抓住的手,從高空中重重落下,眼神徹底無光。

“胖子!”

宋震趙波兩人大喊一聲,他們目光微微血紅,恨透了這群異變的野獸。胖子是真性情之人,然而卻死在了他們的面前。

“吼!”

就在這時,古木顫抖,樹葉飛落,重重黑影壓來,那是一只只體型巨大的野獸,這些野獸經過昨晚小狼所說的“圣變”后,擁有著驚人的力量。

“啊。”趙波怒吼一聲,第一次遇見這些野獸,他手無之力,像遠處人群一樣,四慌而逃命。

但這一次,他沒有退縮。

旭日升起,光彩萬道,霧氣被照耀的晶燦燦。趙波深吸一口氣,下一刻他皮膚竟騰起點點光澤,有碎金光芒涌入他的口鼻處。

他自責,他有保護胖子的實力,然而他卻沒注意,導致胖子死去。

哧的一聲,他腳步用力,瞬間消失,如一道風卷前行。來到一只地鼠身前,枯葉紛飛,一層薄霧包裹著他的拳頭,砰的一聲,一抹血花綻開,那只地鼠,腦袋碎裂,轟然倒地。

看著瘋狂的趙波,赤手空拳與一群野獸廝殺。宋震目光也微微發紅,同樣的,他也自責,他沒有想到胖子。

咔嚓一聲,雙拳握緊,日月呼吸法運轉,只感覺朝霞照在身上,有股暖洋洋的力量鉆入體中,增強著他的體魄。與此同時,神秘呼吸法不自覺運轉,空氣中游離的能量紛紛匯聚而來。

“喝。”

宋震怒喝一聲,一步跨出幾米遠,霧氣尾隨他而行。

“砰!”

一拳揮出,一只野獸腦袋碎裂。一拳砸落,一只野獸頸骨粉碎。

他瘋狂了,想要瘋狂殺盡眼前的野獸。如今世界已變,心軟膽小,只會招來危機。

他不努力改變自身,那他只能在這變化的世界中死去。

因此,他要變強!

強到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威脅到他身邊之人。

新的世界,只有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

第14章 護寶·佛刀

山林美景下,此時正上演著一場慘劇。

從列車逃離下的人們,無不是被一只只變異的野獸追擊著,經過一夜藍色暴雨的洗禮,地面更加泥濘不堪,非常濕滑。

人群很多人滑倒在地,然而等待他們的則是一擁而上的野獸。

野獸太恐怖了,經過異變后,它們的速度更快,力量更大,最重要的是,它們更加兇殘血腥。

不遠處,突然出現兩道血人,他們渾身是血,看起來像是從血池子里爬出來。

這兩人正是宋震趙波,就在剛剛,他們憤怒擊斃了十幾頭野獸。但是他們心里清楚,不能久留,不然會招來更多的野獸,會有生命危險。

“救命!啊,救命—”

突然一名女子跌在泥濘地里,她有著一頭卷發,身材姣好。但是她非常狼狽,因為一只野狗凌空躍起五米遠,鋒利的爪尖直撲向她的腦袋。

女子無力的哽咽著,聲音嘶啞,她害怕極了,沒有力氣站起逃跑,看著越來越近的野狗,她絕望的閉上雙眼,無聲的哭泣著。

就在這時,一道陰影突然襲來,砰的一聲,一木盒狠狠打在野狗的腦袋上,頓時血花崩開,野狗凄厲的滾到在地上。

宋震渾身是血,但這些都是野獸身上的。他漆黑的眸子冷靜,上前一步,古木盒猛然下砸,哐當一聲,將野狗腦袋砸的碎裂。

“謝,謝謝。”女子睜開眼,發現自己被救,連忙感謝后,迅速遠離這里。

“吼!”

遠處山林中,有著恐怖的獸吼聲響起,有很多氣息,就是宋震感覺起來,都非常心悸。

小狼告訴他,在第一次圣變,會有一些生物會變的非?植。同時會有許多“異果”生長,這些“異果”會讓生靈更加強大起來。

“我們快離開這里。”

趙波走來,渾身也是血跡。雖然兩人學會小狼傳承的呼吸法,但才學沒多久,實力有限。

宋震點點頭,看了遠方霧氣蒸騰的林海,抱起古木盒,迅速跑起。

兩人修煉呼吸法,體力非常強,奔跑幾公里后,只是有些微喘?梢姾粑◤姶,這才幾天,就將他們體質大改變。

按照小狼所說,呼吸法是根本,它決定著生靈的生命層次。

此時,兩人遠遠能看見遠方有建筑物出現。列車是到達安徽邊界,才突然遇見“圣變”,因此跑了幾公里后,他們就能看見遠方有建筑物出現。

兩人微微嘆了口氣,也不知道列車上的人們,有幾人逃了出去。

就在這時,一處山石峭壁后,幾道墨鏡男出現,體型很健碩。

“宋震?”有一墨鏡男走來,詢問著兩人。

將古木盒豎立在地上,宋震眉頭微皺,這群人怎么知道他名字。

“有事?”他問。

“很好。”墨鏡男點點頭,下一秒他身后幾人上前,將兩人圍住。

“你們干什么!”

趙波喝了一聲,這群人莫名其妙問了名字。隨后將兩人圍住,就是傻子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點什么 。

墨鏡男裂嘴,目光看向宋震,不屑道:“你這個廢物,千不該萬不該將贏岳公子害死,自己跪下,讓我們挑斷手筋腳筋。”

在幾人看來,兩人渾身是血,肯定是從野獸群中,嚇得屁滾尿流的逃了出來。

他們可是來這好幾日了,對于昨晚發生的異象,他們本以為不用親自動手,這廢物會死在變異的野獸嘴下。但誰想,這廢物運氣挺好,竟活著逃了出來。

看著眼前四人,宋震一愣。隨即目光冷了下來,看來他那班同學有幾人從烏倫城逃了出來,不然贏家會怎么收到消息,贏岳是他殺的。

“跪你媽的。”趙波怒脾氣上涌,一雙眼瞪著眼前這些人。

“恩?”墨鏡男目光一冷,心頭殺意涌動。

竟然有凡人敢呵斥他們,這是找死嗎?他們幾人可是服用過“異果粉”,擁有常人無法想象的力量,以后有機會服用“異果”,他們會一路進化,甚至成神!

“將這螻蟻殺了。”墨鏡男冷道,下一刻有兩人走來。

“砰!”

這一刻,宋震不再克制,這群人是殺他而來,他還要客氣嗎。這么近的距離下,古木盒掄起,大力下對著一人掃去。直接將那人打的向后橫飛,響聲巨大。

那人慘叫,臉龐腫的跟豬頭似的。他心中震驚,他服用過異果磨碎的粉末,身體進化。此刻,他竟被一凡人、廢物放到。

墨鏡男叫胡剛,他面色陰沉下去,對著幾人道:“將那螻蟻直接殺了。”

說完他一步跨出,對著宋震而去。

“廢物,既然你急著死,我會讓你見識下什么是力量。”胡剛因為關系,服用了指甲蓋大小的異果肉,身體蛻變的比幾人更加恐怖。

咻的一聲,他一拳對著宋震打去,空中響起風嘯。宋震見狀,同樣一拳打出。

“砰!”

兩人雙拳碰撞,頓時宋震被一股大力涌來,使得他后退幾大步,這讓他震驚。要知道,他早已不是先前自己,黑紙的原因和呼吸法,這些讓他體質大幅度蛻變。

“不知道你服用了什么,但是你在我眼中,始終是一廢物!”胡剛冷笑一聲,身子前傾,一腳從空中塌向后者。

看著狂猛而來的一腳,宋震深吸一口氣,下一刻他鼻息吐出,像是有一團霧氣噴出。

握拳,轟出!

咔嚓一聲,拳面與腳碰撞,大力洶涌彭拜,然而一聲骨骼斷裂聲響起。下一刻胡剛面色扭曲了起來,慘叫一聲。

“廢物,你這是找死!”

胡剛怒吼一聲,下一刻他氣勢大變,體中傳來骨骼爆響聲,只見他體型增高十公分,雙臂肌肉隆起,像是小山,充滿爆炸般的力量。

一步跨出,地面竟在輕顫!

宋震雙目增大,就這么一瞬間,眼前的人大變樣,像是野獸一樣發生異變。

“去死吧!”

胡剛怒喝,像是小山奔跑,雙臂從空中壓下。砰的一聲,宋震雙拳砸去,但讓他面色一變,力量太大,他的腳底直接深陷地面。

“知道嗎,將你挑斷筋后,上面有人要將你撥皮,你不會死的那么舒坦。”

胡剛獰笑,此刻他感覺力量如火山爆發,這讓他越發對異果心癢。但他知道異果現在非常稀少,通過關系,他也才服用指甲蓋那么大。

肌肉隆起,雙拳對著中間砸去,后者的腦袋正處于中間。宋震心寒,古木盒空中掄起。

咔嚓一聲,古木盒被胡剛砸的碎裂,而就在這時,宋震急退出來的身體一頓。因為一道銀光出現,光芒閃爍,讓他眼睛瞇起。

那是一柄刀,刀長大概一百四十公分,刀身微彎,通體銀光,像是銀汁澆鑄而成。

在刀柄處,幾個梵文大字,銀光燦燦。

這,竟是一柄佛刀。

......

第15章 護寶·四臂異人

一抹銀光,空中綻放。

胡剛眼眸一縮,變拳為掌,急速的對著刀身抓去。

宋震心頭一顫,沒想到胖子叫他護送的傳家寶竟會是一柄佛刀。他沒有猶豫,寒光綻現時,他就對著刀柄抓去。

“!”

一聲慘叫出現,空中一大蓬血花綻放。胡剛仗著自己實力強,手掌直接對著刀身抓去,在他握住時,宋震抓住刀柄,向后一退步,刀身順帶。

頓時血花綻開來,一只手掌從空中飛起。

胡剛心涼了下來,他緊緊握住斷掌那里,想要后退。

“覺得我廢物,想殺就殺,世上哪有這么好的事。”宋震怒喝一聲,想起之前胡剛說起,有人要將他扒皮,不讓他舒坦的死。

他心頭寒冷,不用想也是贏家人的命令。

他腳步跟進,握住刀柄,空中銀光閃,一條手臂隔空飛起,血液如柱噴涌。

胡剛凄厲大叫,那增高的體型此時變為正常。他膽寒了,斷臂之痛刺激著他的心頭。

“放過我。”

他祈求道,知道情報有誤,這哪是廢物,分明和他們一樣,體中含有神秘因子,是個異人。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一抹寒光,他的另一條胳膊飛起,他昏死在地上,身子痙攣。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兩聲巨響,只見另兩人飛起,口吐鮮血,骨頭骨折,同樣昏死在地上。

“這群人真該死。”趙波走來,冷眼看著地上的四人,眼神非常冷,宋震早就告訴他和贏岳之間的事。

要不是他兄弟運氣好,他兄弟早就被這些人殺死。

“有機會,贏家我會去的。”看著地上的幾人,宋震出聲道。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追殺,是個泥人也有火氣。都有人想殺他,他可不會一畏縮著不動,那不是他的風格。

“我陪你去。”兄弟有難,他自然要去。

“不用,我自己就行。”看了趙波,他搖搖頭。后者見狀點了點頭,如今世界變了,但是他們何嘗不是,每一天都在強大,只要小心,他兄弟不會有事。

兩人再次看了地上幾人一眼,找來藤條將幾人捆住,扔進山林深處。

這些人是殺他們來的,那就讓他們死在那些異變的野獸嘴下好了。果然,兩人沒走出多遠,遠處響起幾道慘叫聲。

“從這里分開吧。”

道路上,宋震看向身旁的趙波。兩人走出山林,已經進入安徽,不僅他擔心自己的家人,趙波也是,兩人歸家似箭。

“過段時間我來找你。”

趙波點了點頭,如今世界變了,他非常擔心父母,急著回家。對著小狼打下招呼,旋即他轉身離去。

看著趙波的身影緩緩消失,宋震心中升起不舍,從烏倫城,兩人一路逃亡,最終來到安徽。

摸了摸小狼的腦袋,宋震急著對遠方的建筑物走去,從昨晚他通訊器就沒電,這么久不聯系父母,二老肯定很著急吧。

但當他轉過身時,一膚色白皙的男子淡笑著看著他。

“宋少爺。”男子輕笑著,不緊不慢走來,在走來的途中,他渾身氣質猛然大變。

宋震眼眸一縮,來人的氣息比吳剛還強。途中,男子氣息大變,渾身骨骼爆響,體型拔高到兩米,在他駭然的眼神下,男子臂膀處伸出了兩條手臂。

四臂異人!

宋震心頭震動,他竟然遇見一個異人。按照小狼所說,只有服用完整的異果,自身才可發生大變化。

而且眼前這人還認識自己。

何玉面色淡笑,強大的力量在他身體中涌起,讓他很陶醉。

他接到大少爺的命令,要殺了眼前之人。在山林中他就看見后者,只不過當時后者正跟另一波人大戰。他沒有急著動手。

“看來情報有誤,你體中含有神秘因子,且是個異人。”

何玉淡笑,目光看向宋震背后一被布條包裹的東西。在之前后者正憑著這東西,將那群人戰敗。

這刀,很不凡。

“你認識我,是誰派你來的。”宋震目光寒冷,看著眼前這人,緩慢將背后的被布條包裹的佛刀取出。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太多的。”

何玉淡笑一聲,下一刻面色變冷,那多出的兩條手臂竟有光澤出現,呈玉色。

轟的一聲,他腳踩地面,道路出現裂縫。兩條玉色手臂如一抹光,從空間閃爍,對著宋震腦袋砸去。

宋震側退一步,曲身貼近,佛刀揮下,對著那雙玉臂斬去。

刺啦,一聲刺耳聲響起,包裹佛刀的布條瞬間粉碎,斬在玉臂上,竟激起玉光閃現,像是火花。

“呵呵,力量太弱。所以,還是去死。”

何玉冷笑,臉色猛然猙獰,四臂揮下,像是千手觀音。

宋震凝重起來,呼吸法運轉,頓時他整個人氣質拔高,巨力奔涌,刺啦一聲再次斬在玉臂之上,有火花激現。

何玉面色大變,他感覺玉臂要被斬斷,非常痛。他急忙后退。

宋震冷著臉,佛刀揮動,一刀刀斬出。何玉瘋狂用玉臂去抵擋,不一會,他膽寒,玉臂上竟有裂縫,要崩解開了。

砰的一聲,宋震曲著腰,狂猛的一拳轟出,打在對方肋骨上。頓時清脆聲響起,肋骨粉碎。

何玉膽顫。就在這時,宋震繞到他身后,一腳踏來,只見腳底像是有光芒閃現,隨即一道咔嚓聲響起,伴隨著震天的痛吼聲。

“啊,你,你好狠的心!”

何玉心頭升起寒氣,他的腰骨被后者一腳踏的粉碎,讓他癱瘓。

宋震冷哼一聲,一刀出,銀光閃,玉臂掉地。

“我這算狠嗎?”

宋震冷冷的盯著后者,對方想要殺他,殺他之前說他是個死人,不當活人看。如今,他敗在自己手中,竟說自己狠。

他相信,如果換個角度,對方肯定會不饒他,將他殺之,甚至更很。

“是誰派你來的。”宋震冷冷問道。

“你會死的。”那人很硬氣,縱使癱瘓,玉臂掉落,也狠狠的仇視著他。

然而下一刻他后悔了。

空中,銀光落,一顆腦袋飛起。

冷冷的看著地上死去的那人,宋震心里沒有任何負擔。是別人要他先死,難道他還洗凈脖子等著別人來砍?

世界已變,只要他本心不變,縱使殺人,又如何。

......

《末法浩劫》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淫聲系列